喝一杯異國下午茶,誕生一位臺灣蕨類之父

走近綠色植披滿覆的臺大植物標本館,想像自己下一步就要穿越時空,踏入蓊鬱的原始林、回到侏羅紀。一回神發現臺大植物學系副教授兼植標館館長郭城孟老師已站在門口,滿臉笑容的對我們輕輕揮手。這裡是臺灣蒐藏植物標本的重點館舍,從臺北帝大時期到現在成立已有將近90年歷史,入藏超過26萬份以上。

郭老師與蕨類的不解之緣,得從他的大學時代說起。在一次心血來潮詢問教授蕨類的相關研究之下,才發現當時僅有日本保育社的圖鑑能作為參考,「臺灣本土蕨類等於是一片尚未開發的處女地。所以我開始走遍山林,採集本土蕨類標本。」就此一頭栽入蕨類領域,為這沒有種子、果實與花朵的植物而深深著迷。除了利用課餘時間整理帝大時期的研究,他打趣的說「以前還常常翹課做採集,大自然就是最可貴的教室嘛!」

1970年代,當時對亞洲蕨類已相當熟稔的郭老師,有了到國外研究的機會;德國分類學家恩格勒正在對《植物分科》進行更新工作,而負責蕨類植物編纂的召集人相中了郭老師,邀請他前往瑞士,開啟了他在異國的研究旅程。「在認識了世界各國的蕨類專家後,我曾經立志成為『世界蕨類第一人』,但是這樣的雄心壯志,慢慢的在與各國學者交流的過程中有了變化。」

這個變化來自一段段看似平凡的下午茶談話,學者在研究之餘時常聊起各自對家鄉的認識與印象,而這讓老師對臺灣生態資源有了不一樣的看法。「臺灣很常利用筆筒樹之類的樹蕨,製作成蛇木板來種植蘭花,但在外國學者眼中這卻是很奢侈的事。」郭老師笑說,

「有一次我到澳洲 ,朋友帶我去看他們國家公園很稀有珍貴的一個林,我一看發現就是樹木狀蕨類森林,臺北市到處都是,我很想告訴他,我們臺北市就是你們的國家公園。」

不只是樹蕨,其他種蕨類更是多如繁星, 10 平方公里內的密度就高達170種以上,說臺灣是世界級的「蕨類王國」也當之無愧。

豐富且珍貴的生態資源,不僅吸引外國學者紛紛來到臺灣考察取經,也讓郭老師回到自己的國家,決心為生態環境的保育與推廣盡一份力。「臺灣的環境相當適合『綠色療癒』,這是一種以與自然互動為主的心理療程。」

以臺北為例,沒有一個國際都市如臺北擁有四面環山的自然風貌,條條大路都能通往近郊山區,這樣的環境是發展「綠色療癒」最棒的空間。甚至只要到比鄰臺北101的象山步道,或南港中信金融園區裡就有唯一一座以蕨類為主題,能看到稀有種魯蕨、復育種水社擬茀蕨,以及臺灣特有種臺灣金狗毛蕨,種類達11種的蕨類公園,透過藏身在都會區裡多變的「綠色」來紓緩忙碌的生活步調。

多年來郭老師不斷在生態旅遊的領域努力,在合理運用自然資源的狀態下將環境教育結合戶外活動,讓一般民眾透過輕鬆的方式,了解蕨類與自然之美;未來郭老師更期待能結合地質、氣候、人文、生態、產業等領域,發展出屬於臺灣獨有的「地景閱讀」育樂模式,讓接觸自然真正成為人們的生活方式。

因為蕨類走出臺灣,又因蕨類回歸本土,好奇的詢問郭老師大半輩子都在專注追尋的蕨類對他而言有什麼樣的意義?他說

「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價值,其實要了解一件事物,不需要探究太多,回到原點便可以知道。」

或許蕨類就是最好的註腳,平時不起眼,但它以多變的形態與亙古的綠,從數億年前便盎然佇立於自然界,用不證自明的姿態與人們共存。

在一個恰好是「午茶時間」的時刻結束訪談,雨後的蕨葉正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毫不吝嗇展示著自己的樸直與堅韌,它們比方才看起來更有活力,而我們就如當時的郭城孟老師,經過一杯午茶時間的洗禮,以蕨類之名,對臺灣的理解與愛更加靠近。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