灑芒果種子,種出一棵榴槤樹 ── 世界皮革大賽冠軍 張文彥

文/朱麗禎

「其實我就是同時種下很多種子,有沒有結果都沒關係」,盡力施肥、澆水、鬆土,不靠天吃飯、不期待豐收,自稱「張先生」的世界皮革大賽冠軍張文彥,刻出一片片唐草,順著水流直行,順天的旨意,成為現在的自己。

臺灣文化搬上國際舞台,大膽嘗試獲青睞

2014年起參加有皮雕界奧斯卡之稱的「World Leather Debut」(世界皮革大賽),2015年拿到槍套組第四名,2016年再以自己的手為題材獲選Pictures(壁飾組)第三名。今年他決定不再跟隨美國經典皮雕題材,選擇臺灣神獸傳說「魚躍龍門」,由魚和海浪轉化成唐草之後再幻化成龍破框而出,獲得圖像組冠軍。現在少有年輕人喜歡廟宇藝術,甚至一講到宮廟就令人聯想到8+9(流氓),然而張文彥卻將廟宇文化直接拿到國際,竟還受評審認可,連他自己也沒有想到。

張文彥作品「魚躍龍門」榮獲 2017 世界皮雕大賽圖像組冠軍 / 授權自 Fire 手創鞄革工藝

從小宗教巡禮紮基礎,發現「帥呆了」才是我要的。

張文彥的爸爸是外省人,他從小念的是基督教學校,但無論是進廟裡拜拜、晨禱、禮拜、彌撒,他的態度都是「I don’t care」。每次和家人去寺廟拜拜,他就在廟裡亂走,凝視石柱的雕刻、天井的形狀,想著究竟是什麼力量讓人願意花十年、二十年為神奉獻。他記得初次踏入廟宇時,第一印象就是「帥呆了」。當時的激動成為他埋在心底的創作泉源,他要讓別人第一印象也覺得自己的作品「帥呆了」。

越紛亂的時代,宗教更是眾人的歸依,很多人覺得臺灣人一點美感都沒有,單一貧乏的字體、雜沓的廣告招牌、不和諧的建築加起來就是「中華民國美學」。然而在各地尋常的廟宇中,就有最美好的「宗教美學」。「可能是以前人的生活比較無聊吧」,張文彥提出他的史,以才有很多的神話、傳說、民間故事透過壁畫、口頭流傳,神靈是古早限定的產物,現在除了Google大神、FB大神,已經很久沒有新的神明,所以年輕人自然也不再花時間精力酬神,敬畏天地。但廟宇美學是一種引體向上的媒介,以祂來創作,也許能提昇臺灣人的美感。

做事總是講求「帥呆了」的張文彥 / 授權自 Fire 手創鞄革工藝

興趣從生活中萌芽,困難不是放棄的理由

當初從眼鏡設計轉入皮件雕刻,是因為找不到可以搭配騎檔車的長夾,決定在工作之餘試試,沒想到皮長夾做完後,「人是會想進步的」,張文彥發現皮雕還有很多玩法,就乾脆一頭栽進。然而對一般人來說,就算找不到喜歡的衣服,也不會去當服裝設計師,說轉行就轉行根本不符合常理。「要轉行當然難阿,但這並沒有難到讓我放棄」張文彥說。或許是「想要」的能量不夠,才不斷放過自己不去克服問題。

問他是不是找到想投入一輩子的事情,他嬉皮笑臉地說「我不知道耶,不過我會繼續做下去」。工作室門口立著一隻戴眼鏡穿圍兜的「正興貓」,上面寫著「內有高人」,在不過一人寬的巷弄中,張先生刻出一條連接人神的道。

張文彥作品「龍柱」榮獲 2017 世界皮雕大賽無雕刻組季軍 / 授權自 Fire 手創鞄革工藝

Comments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