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感情狀態,叫做紙與水—專訪樹火紀念紙博物館 陳瑞惠執行長

需要對方讓自己成熟、狀態穩定,約定成為更好的人以後,分手。分開後的每次相見都是痛,傷口可以恢復,卻沒辦法痊癒。直到最後最後,滿身傷的回到彼此身邊,等待最後一擊。

紙與「紙非紙」以水來定義

紙的定義是需要透過水為媒介生成。將抄簾浸水,讓如絲的紙漿交織堆壘,撈起,熨乾。從此紙是紙,水是水,一旦再接觸的猛烈,紙就散了。
樹火紀念紙博物館執行長 陳瑞惠(陳姊)是長春棉紙廠創辦人陳樹火的么女,從小穿梭於紙堆,不同的紙質是開啟她五官的老師,談起她最喜歡的紙,她提到了博物館3樓的「蓪草紙」。實際上,蓪草是「紙非紙」,是少數不需經過水勻稱的紙質。蓪草有點像實心的竹子,取出蓪草的芯,像削蘋果皮般,師傅精巧地削出一層層薄透的紙。

(大朋友小朋友造紙活動 / 樹火紀念紙博物館提供)

「如果只是賺錢那我生命無意義」創立樹火紀念紙博物館的傻勁

位於南投埔里的長春棉紙廠創立於1959年,專門製作特殊紙,創辦人陳樹火先生三十多年前被診斷出心臟疾病,壽命只剩十年。當時他告訴孩子們「如果只是賺錢,那我生命無意義」,他想成立一所紙博物館。

1990年10月廣州白雲機場空難事件,帶走陳樹火夫婦的肉身之軀,他們的精神卻成了樹火紀念紙博物館的起步,一粒麥子死了, 唯有化為一片苗圃,麥子之死才不至於僅是一場悲劇。

陳姊憑著一股代替爸爸完成心願的傻勁,籌備5年後,1995年10月「樹火紀念紙博物館」正式對外開放。這棟位於臺北長安東路二段的四層樓老房,原為長春棉紙廠販紙處,並排在老式辦公大樓間,濃濃的商業氣息穿梭日光下。「在吵雜的街道中,走進手作時代」,陳姊期待訪客走進來時能夠離開手機的煩躁,隨著每上一層樓心也慢慢靜下來。

 

(民眾參觀樹火紀念紙博物館)

紙存在的意義不只是書寫還有包裹

這個時代紙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除了書寫外,收藏的意義在哪裡?樹火紀念紙博物館曾與電商合作推出21種手工紙書,裡面不乏不易書寫的紙質,紙傳遞的有時是訊息、有時是心意,有些紙適合包裝。如果一封情書,用一張精緻的紙包覆,會讓對方感到更用心。至於該如何找出最適合自己的紙,得從認識紙開始,一一觸摸感受,最後總會找到心靈契合的那一個。

文薈館 x 樹火紀念紙博物館「大地之美」走入鈔票的花花世界特展 / 文薈館提供

展期:2017/7/1-8/31  地點:中國信託金融園區A棟1F(台北市南港區經貿二路168號)

活動最新消息:https://www.facebook.com/ctbcmuseu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