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創作絕望,卻成為臺灣無數沙雕之父-沙雕師陳坤田

(2013 年陳坤田於大安沙雕季作品 / 陳坤田提供)

「你看,太陽這麼大,還有這麼多人來看沙雕」,主導臺中大安沙雕節第五年的沙雕師陳坤田(阿田)打開冰桶,拿一瓶海尼根出來,「有時候我都想他們是不是瘋了」。

十三年前,大安海水浴場是一片廢墟,兩旁養豬戶排放廢水入海,海水大腸桿菌超標,臭氣沖天,加上無人整理,垃圾蔓延沙灘,人根本無法走向海。公部門決定花費50萬建兩座沙雕,結果全臺這麼多的沙雕團隊無人願意接手。阿田是南投人,大安沙灘是離家鄉最近的海邊,小時候的大海記憶都與大安有關,於是阿田接下標案,賠錢都要把它做起來。

全臺最適合做沙雕的沙就在大安,雖然不若臺北福隆沙色金黃或是高雄旗津耀黑,灰階的大安沙,在陽光照射下,有最多的明度變化。沙過細,含泥量低,不易吃膠,易被吹毀,剛好的沙能夠雕出不可思議的角度。好沙難尋,阿田沒事就到沙灘找沙,目前臺灣適合沙雕的沙灘都被發掘的差不多了。

(陳坤田參與南投國際沙雕藝術文化園區開幕 / 陳坤田提供)

「臺灣的沙雕還很年輕」,福隆沙雕也才第十年而已,問起阿田臺灣可以走進國際的沙雕師有幾人,他溫和的笑了一下,「可能一隻手就數的出來吧。」沙雕師的養成要件需要很深的「內功」,除了要會素描外,還要了解結構。沙雕是一門減法藝術,用模版灌水夯沙後,從最上面開始雕刻,是最快速的創作題材,一削就掉;也是最環保的題材,原料就是沙和海水而已。

阿田過去是一名公仔原型師,七年前看清臺灣雕塑不做宗教題材很難活下去,對歷史創作失望至極後,把自己下放到屏東。無意間看到電視上的國外沙雕,自己跑到墾丁沙灘亂雕,卻沒想到沙雕解放了雕塑的侷限,他終於找到了「創作自由」。

(與沙雕工作伙伴合影於大安沙雕季 / 陳坤田提供)

「我希望大家來看沙雕,像是來看一場電影」,作品間是有故事、有關連的。阿田指著臺中市花山櫻花變成的「櫻花精靈」手上的魔法棒,滑向由台中歷史建築合成的「花綻沙城」,繞一圈,帶我們走向身後的「臺中歌劇院(歌劇魅影)」。

「精靈變出了沙城,而悲劇的歌劇魅影,望向共同生活的地方,也許那裡有幸福」。

太陽悄悄下山,沙子不再滾燙,人潮逐漸散去,沙雕等著下一波瘋狂的人。

(2017大安沙雕季作品 / 陳坤田提供、陳憲弘攝影授權)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