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最愛的表演一起生活,從越南國家馬戲團到花甲家族-阮安妮

「所以⋯⋯所以是叫做阮素春嗎?」

採訪開始的第一句話,阮安妮不好意思的和我們確認她在植劇場《花甲少年轉大人》中飾演的角色「阿春」本名,「幾乎沒在叫全名,阿春還是比較親切啦!」用率真笑顏如此回應著,一如劇中可愛善良的模樣。

 

安妮在《花甲少年轉大人》中飾演與阿嬤親如家人的越南籍看護(照片授權自阮安妮)
安妮在《花甲少年轉大人》中飾演與阿嬤親如家人的越南籍看護

 

雖是初次演電視劇,但安妮並非表演藝術上的新人,從越南嫁來臺灣的她早在嘉義跟著夫家有將近十年的「歌仔戲」演藝經驗,從語言完全不通、用越南文拼寫抄背文言台詞、苦練身段與唱歌,到擁有許多戲迷慕名而來觀賞演出,成為「嘉義新麗美歌劇團」當家花旦,安妮一年有將近三百天都在演歌仔戲。而那個在劇中每天穿梭在三合院中打理家務、照顧昏迷的一姐、偶爾被欺負的看護阿春,在來到臺灣之前,其實是越南國家馬戲團的空中特技台柱。

 

從馬戲團轉換到歌仔戲,接著又踏入電視劇演員的新領域,一路上有幸運也有波折,專訪將帶大家認識真實世界的「阿春」阮安妮,讓大家重新認識這一位和劇中一樣勇敢且對表演專業有所想法的女性。



編:安妮,對你來說素春是什麼樣的角色?

妮:我覺得阿春是一個非常善良的女孩,來臺灣當阿嬤的看護快十年,因為陪伴阿嬤很久所以成為最了解阿嬤的人,比親人還要來得親。除了我們都是越南人之外,很多人都說我和阿春很相同,很善良,就是一個好人(笑得靦腆但燦爛)

在戲裡面的角色情緒,是每天都很難過、心酸的,當時每天都邊演邊感動得自己一直哭,我很喜歡這個角色,讓我很喜歡演戲,很投入其中。

 

安妮與飾演花甲阿嬤的范足妹在劇中有許多感動人心的對手戲(照片授權自阮安妮)
安妮與飾演花甲阿嬤的范足妹在劇中有許多感動人心的對手戲

 

編:同樣是遠走異鄉的越南女性,演出阮素春這個角色有沒有和妳來臺灣以後的生活經驗有所重疊或衝突呢?

妮:其實這一齣戲很真實反映了臺灣社會的真實層面,很真,有一點很心酸的是阿嬤的小孩幾乎都是大男人主義,講話很大聲,這在比較鄉下一點的地方真的是每天都能看到的。

我也曾經實際看過很多老人一個人躺在醫院,身邊就只有請外庸,請我們越南人或是菲律賓人陪在身邊,到最後過世了也是一個人,所以我能感受到阿嬤心裡面長期累積下來的心酸。

編:演電視劇對你來說畢竟是個玄新的經驗,在過程中有沒有想要放棄的時候?

妮:其實在拍戲上沒有太多困境,我的中文也大都看得懂了,台詞就算會偶爾忘記但導演都很有耐心,不會在乎我們 NG 幾次。拍到一半的時候我的孩子生了重病,嚴重到必須住院甚至有生命危險,因為怕影響進度當時我真的不敢跟大家說,戲裡戲外每天都是哭啊哭得幾乎沒有睡覺,但後來導演主動來找我,要我別擔心,先放假回去照顧女兒,所以有我出場的那一段就中止,一直延後延後,直到等孩子穩定了我回來才拍好,我真的很感謝導演和大家的照顧包容。

安妮與導演瞿友寧(照片授權自阮安妮)
安妮與導演瞿友寧
安妮與演員們合照,其中南哥蔡振南更曾大力支持安妮的紀錄片《神戲》上映(照片授權自阮安妮)
安妮與演員們合照,其中南哥蔡振南更曾大力支持安妮的紀錄片《神戲》上映

 

編:演電視劇其它讓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妮:就是表演的方式很不一樣吧!我常常演著演著歌仔戲的「口氣」就會不知不覺跑出來,導演糾正了才發現。因為電視劇裡面是不會有這種抑揚頓挫(同時跟小編確認成語)的說話方式,重點是細微的表情跟自然的說話。

編:聽說你從小到大都很喜歡表演,從馬戲團、歌仔戲到電視劇,跨足這麼多領域,表演對你來說是什麼呢?

妮:我可能一直以來都跟藝術比較有緣吧!從小我就學馬戲團,有那麼一點點的天份,後來也幸運有機會嘗試不同路線,也都很喜歡。雖然它們很不同,但我覺得不管什麼樣的表演,最重要的還是要不斷磨練,像以前馬戲團每天都要軟身,到歌仔戲就要認識文化和學唱歌、身段,到現在接觸戲劇,就是重新開始學習更自然細膩的表現方式。

因為很喜歡站在舞臺上的感覺、喜歡帶給能夠感動大家的表演,所以雖然有很多挑戰但都很樂在其中,會繼續努力下去,期待自己可以越來越專業。

 


阮安妮,一位電視劇新秀、歌仔劇團台柱,同時也是臺灣媳婦及堅強的母親。她用一顆勇於挑戰與努力的心面對每一種身份,與最愛的表演一起生活,也在表演中活出最耀眼的自我。
(以上照片皆授權自 阮安妮的戲夢 )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