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翻譯不只是翻譯 外籍教練與選手的溝通橋樑 劉育林

自從史耐德總教練接手中信兄弟隊總教練以後,球隊成為一支以外籍教練團為培訓主力的美式風格球隊,為了解決球員與外籍教練的溝通問題,球團翻譯也成了球隊中至關重要的角色,而同時負責西班牙語以及英語翻譯的劉育林,就是搭起溝通的重要橋樑。

輔大西班牙語系畢業的劉育林,除了熱愛語言,也喜歡運動,所以早在大學畢業前就曾到球團打工三年多,大學畢業後,他隻身前往西班牙留學,但在回國後很快就重新回到球場,與棒球為伍,成為球隊的西班牙語口譯員。

「我大概在 2015 年季中回到球場,巧遇之前的主管,當時中信兄弟請了一位厲害的洋將,恰好需要西班牙翻譯,於是回家後就趕緊填了履歷,順利加入球團工作團隊。」

劉育林目前的翻譯工作主要是英語和西班牙語的口譯,最主要是專職負責兩位外國教練的口語翻譯,分別是體能教練馬蓋瑞以及大家比較熟知的打擊教練克魯茲,但有時候也會協助總教練和其他洋將的翻譯。

隨隊翻譯不只有語言 成為教練們臺灣的依靠

球隊口譯的工作很多元,幾乎只要是與外籍教練有關的事情都需要口譯協助,所以平常只要教練一出現,身為貼身口譯的劉育林就必須跟隨在旁,協助教練與球員溝通。

像是每天的練習,從一開始的熱身到打擊練習,都要伴隨著打擊教練克魯茲幫忙轉達訓練指令。除了在球場上的練習外,克魯茲教練也會繼續做球員的個別指導,這時口譯員也必須跟隨協助。比賽時,更要忙於幫克魯茲教練在場上、場下提點選手打擊時的注意事項,無論是對戰投手習慣或壘包上的細節。至於體能教練馬蓋瑞的翻譯部分則包含體訓菜單上面的翻譯還有各種球員的資訊、體能檢測,都得不斷回報,幫助教練判斷後協助指導球員自主訓練。

除了平日上班時間,下班後也會盡量陪伴教練,對於外籍教練們來說,劉育林是他們在臺灣生活很重要的依靠。

「畢竟外國人在臺灣生活仍然會遇上許多困難,就算不是上班時間也需要協助教練叫計程車、陪同採買、詢問各種生活上需要協助的地方,幫忙做一些日常生活的溝通。」

語言學習沒有終點 面對困難的口音與用字

雖然劉育林有著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但這並非他的母語,所以依然有很多用語沒有學過。他認為聽不懂無所謂,這不是考試,與教練的關係也如同朋友一般,所以一有不會的用字遣詞會主動請教他,讓教練再解釋一次,因此在西班牙文學習上,能明顯感受自身的成長幅度。

「學習語言本來就沒有終結的一天,所以到現在依然每天都會閱讀西班牙的書籍,學習新的用法、不斷成長,很慶幸能有這樣的環境和教練對話和學習。」

此外,口音也是初期踏入翻譯領域所必須面臨的大挑戰。

以打擊教練克魯茲為例,雖然他說西班牙文,不過波多黎各人所說的西班牙文和傳統所教的不一樣,無論用語、口音、發音皆有變化,在對話的過程中必須不斷學習、了解他們的說話習慣與表達方式。此外,其實更重要的是洞悉他內心所想表達的真正意思,這對口譯員來說是另一個必備的能力,尤其在指導時很多教練想表達的意思不一定是他口頭上所說的,必須想辦法在理解後轉換成精準的用字讓球員了解,這是需要絕佳的經驗與反應能力,也同時是在比賽中最重要的事情。

口譯員眼中的教練 球場家中面面觀

在大家眼裡,克魯茲教練是一個喜怒哀樂都在臉上、活潑開朗、給與球員正面力量的教練。但私底下有許多心情不好的時候,所以平常狀態稍差時會打給劉育林聊聊天,述說自己的困難與低潮,但只要一走出室外、上到球場,他總能回復成原本那一個正向積極的打擊教練。

而史總教練則是一個很難得的好教練,他不但必須管理很多事情,做事的時很嚴謹、有條理,不論是問題詢問或是對於選手的要求,是位難得願意親力親為且謹慎小心的總教練。

人與人的溝通才關鍵 避免誤解造成衝突是翻譯的藝術

「口譯不只是翻譯,不只是要會聽和說,更重要的是仔細了解人與人溝通時的意涵,轉譯為雙方都能接受的精準用語。」

這份工作有一些不為人知而且辛苦的地方,像是球員和教練的對話,有時候會不希望當面講,這時候的他就會被要求像傳令兵一樣,在兩邊傳遞彼此想對對方說明的事情,但當彼此間要說一些不中聽的話時,口譯員如何成為絕佳的中立角色,會是一件極為重要的事,畢竟口譯的目的是為了讓溝通更順暢,而不是讓大家溝通出現裂痕。

當然,最大的挑戰仍然來自人際手腕、最大的成就感相對地也來自於此。除了得到教練的信任以外,當自己看著選手與教練的默契越來越好、教練想傳達的資訊也成功讓選手們成長進步,代表著劉育林成功成為大家舒適的對話管道。

「每當看著訓練和賽事因為自己得以順利進行,便是自己最大的原動力。」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