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門周圍是火葬場和墓園,孩子放學該去哪?

閉上眼回想,你的童年回憶充滿了什麼?是爸爸精心準備的生日禮物、媽媽悉心料理的健康晚餐、還是爺爺奶奶最溫暖的擁抱?屬於多數人的美好童年,對這群孩子卻是一種奢望,取而代之,他們的童年是一個人的晚餐、是深夜的街頭、是沒有人的家。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  養一個孩子需要全村子的力量*


看見許多社區都存在著弱勢兒童的問題,臺灣夢兒少社區陪伴扎根計畫深入這些社區,培養在地志工投入社區兒童課後照顧,讓孩子下課後不再四處閒晃,暴露於潛藏危險的環境中。動員社區的力量,希望還給孩子最單純快樂的童年,更期望為他們打開另一扇門,走出不一樣的未來。自 2015 以來,臺灣夢計畫已在 20 多個社區扎根,實際走訪這些社區,一個個令人動容的真實故事都在告訴著我們,臺灣因著社區志工的陪伴及照顧,弱勢兒童不再弱勢、不再孤單。

嘉義縣水上鄉中庄社區

嘉義縣忠和國小的學生有四成來自弱勢家庭,學校周圍是墓園和靈骨塔,校門正對面則是嘉義縣最大的火葬場,許多父母在殯葬場打臨工養家,沒有人陪伴的孩子四處閒晃,甚至曾有孩子說:「我沒飯吃沒關係,可以進去監獄,裡面供吃供住。」因此,臺灣夢為孩子搭起第二個溫暖的家,除了提供膳食,輔導功課外,更帶入國樂課程,讓孩子擁有學習第二專長的機會。

小智(化名)的父母離異,父親曾因吸毒入獄,出獄後到處打零工維生,在這樣的處境下,奶奶不得已背起教養的責任,但因小智個性叛逆,奶奶也無力管教。剛進陪伴班時,小智常主動挑釁同學、製造混亂,讓志工很頭痛,之後更被醫生診斷有智能及學習障礙(迄今只會寫自己的姓名、班級,只認得寥寥數字)。然而,在志工和老師的耐心陪伴與鼓勵下,他開始有了改變,除了和同學能夠和平相處外,更會主動詢問老師是否需要幫忙,從原本的不信任及敵對態度,變得開始懂得關心別人,個性也變得更加穩定及開朗。

彰化縣埤頭鄉大湖社區

因為工作機會的缺乏,村裡的青壯年大多選擇離開家鄉,出外打拼,留下老人和小孩守著一望無際的田埂。社區裡 43 個孩子中,就有 23 個是弱勢兒童,為了不讓孩子落人後,村長與學校、及當地農會攜手找出資源,打造孩子們的築夢基地。

為了讓孩子認識當地客家文化,村長及農會計畫了一系列的食農教育,教導孩子如何播種及收成,並在冬天二期收成後,種芥菜、醃芥菜、做福菜,讓孩子體會長輩務農的辛苦,並學習客家勤儉的精神。小五學生小洪(化名)因個性內向,常受到同學排擠,轉學了好幾次,直到轉入大湖國小,參與臺灣夢計畫後,常常在基地學習不同的課程,讓慣於依賴的他有很大的轉變,變得會主動幫忙家事,個性更開朗許多,看著孩子的改變及成長,家人也感到很欣慰。

澎湖縣七美鄉西湖社區

七美鄉位於澎湖縣的南端,必須搭乘「海、陸、空」三種交通工具才能到達。農業及養殖業是這裡的主要產業,平日父母出外工作,長輩無力管教孩子,放學後孩子們到處遊蕩,直到臺灣夢計畫在這裡扎根後,孩子課後有了安全、溫暖的去處。

涼傘是神明遮陽的物品,而跳涼傘則是對神明的尊敬,社區提供涼傘課,讓孩子們在學習一技之長之餘,更認識故鄉的文化。就讀二年級的小恩(化名)是一位活潑惹人疼的女孩,爸爸做遠洋漁船、媽媽開餐廳,一年級的她課後都會到社區基地寫功課,後來看到社區哥哥、姐姐們的涼傘表演,引起她對涼傘的興趣,努力練習後,她也能和哥哥、姊姊們一起參加湖西鄉廟與聯合遶境活動,更在今年全國社區評鑑,一枝獨秀,自信展現家鄉的文化特色。

高雄市阿蓮區中路社區

地處高雄邊陲,阿蓮中路社區也出現青壯年人口外流,隔代教養問題,臺灣夢計畫深入社區,營造溫暖陪伴的環境,帶孩子回到最單純、安全的環境,學習舞獅打鼓、話劇表演,不再遊手好閒,也不再被其他居民貼標籤。

基地成立之初,雅雅(化名)就來到基地,常常一臉的不情願,如刺蝟般出言不遜,頂撞大人,甚至有人說她是「野生」的孩子。但是,在基地待了八個月後,經過志工不懈陪伴、循循善誘,現在國一的雅雅,一下課就到基地來做「小志工」,教導弟弟、妹妹們功課,更立志成為社區志工的一員,聽到這樣的志願,志工們除了替雅雅開心,更是倍感欣慰。

宜蘭縣南澳鄉東岳社區

位於宜蘭南澳最東邊的社區「東岳社區」,多數居民為泰雅族原住名,社區隔著一條馬路就是太平洋,當地經濟條件不佳,多數人只能離鄉討生活。臺灣夢與社區合作提供兒童課後照護,更將當地原住民的文化融入課程,除了學習泰雅族語外,也會帶小朋友認識部落,培養小小導覽員,並親自義賣飛魚乾,來補貼射箭比賽的器材。

點點(化名)的爸爸是工人,工作不太穩定,現任的媽媽則是繼母,平日除了照顧孩子,偶爾也會做兼差。起初點點進到臺灣夢計畫時,還是單親家庭,點點也常常缺席,總是說「我忘記了」。半年後,新媽媽成為點點家中一員,她非常關心孩子,知道點點有參加臺灣夢計畫,也投入成為志工媽媽,一起照顧孩子。後來家裡陸續又增添了兩個妹妹,臺灣夢也分擔了爸媽的負擔,點點下課就會去基地寫功課、學習創作及生活技能,現在,點點已經是個非常可靠的大姐姐,家人忙著做生意或家事時,她都能協助,並照顧妹妹們,課業上也不讓家人擔心,再也不是起初那個散漫的點點了。

「孩子逐夢,我們為他們築夢。」

孩子沒有選擇家庭的權力,然而他們有逐夢的權力,為了不讓弱勢兒童成為現實的犧牲品,社區挺身而出替孩子的未來鋪上另一條路。臺灣夢結合 20 個在地社區,為孩子打造築夢基地,不僅給予溫暖陪伴、和多元課程,更提供營養的餐食、並建構安全的兒少社區網路,用臺灣最美的人情味共同關懷照顧下一代,因為,社區的孩子,就是大家的孩子。

*附註:奈及利亞的諺語,最早將此說法帶入英文的是希拉蕊‧克林頓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