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歷史風華,細數臺灣燒瓦的曾經

老厝的紅磚是老一輩人深刻經歷的過去,是年輕一代人書本中的歷史,無論親身見證與否,紅磚都是臺灣歷史文化中重要的一環,讓我們一起來看看臺灣各地傳統瓦窯的百年歷史吧。

臺南六甲瑞芳瑞隆製瓦廠

影片來源:影動台灣

全臺目前只剩下三家傳統瓦廠在運作,其中兩座瑞芳及瑞隆都在號稱「瓦窯之鄉」的臺南六甲。具文獻紀載,六甲在明鄭時期就開始有磚瓦業,極有可能是臺灣磚瓦業最早的發源地,興盛之時,百條煙囪齊冒黑煙,連接成六甲特殊的天際線。

六甲的土質細密、溫潤、雜質少、濕黏度適中,且氧化鐵含量足夠,非常適合燒製「薄瓦」,是早些時候家家戶戶擋風遮雨的屋頂必備品。有趣的是,六甲隨處可見一個個大窟窿,這些窟窿稱作「瓦窯埤」,是因挖土製磚而形成,許多窟窿也被拿來做魚塭。

六甲瓦業已有三百多年歷史,在明鄭時期,全臺共有 10 條瓦窯,而六甲就有 6 條。到了清朝,六甲地區便逐漸形成瓦窯專業區。全盛時期則為民國 60 年,該區有上百條窯場,長年多窯同時燒是六甲瓦窯的常態,老一輩的居民回憶起當年的六甲,都形容白日漫天黑煙,夜裡就像被火焰包圍的巨城。然而,民國 66 年的賽洛瑪颱風吹垮了磚瓦業,因颱風受創的紅磚屋被更堅固的鋼筋水泥取代,隨著紅磚需求的減少,百條煙囪像骨牌般一個個倒下,如今只剩寮寮瓦廠冒著裊裊輕煙,堅持傳統製造,訴說磚瓦之情。

隨著國內逐漸注重本土文化,六甲的瓦廠也開始轉型,結合現代藝術,及創新設計,希望磚瓦能夠以生活陶藝的型態,重新融入現代人的生活中,讓三百年的磚瓦之火能夠延續下去。

彰化花壇鄉橋頭村

影片來源:TVBS Youtube 頻道

製磚需要大量的原料及燃料,如果能就近取材減少昂貴運費,是最符合經濟效益的,而彰化花壇就是坐擁這樣的地利之便,該區燒磚歷史最早可追溯至乾隆初年,全盛時期,整個花壇鄉更有高達七十幾家磚仔窯。

彰化花壇由大肚溪與濁水溪沖積而成,擁有廣大的黏土層及紅壤,適合發展磚瓦業,而橋頭村更是該區磚瓦廠的聚集地,該村東邊的「牛埔山」生產土質良好、且適合燒磚的「白埴土」,因此當地燒出來的紅磚色澤鮮艷,且硬度強。這樣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造就了彰化花壇磚瓦窯業的興起。

日治時期的墩仔腳大地震及民國 47 年的八七水災,慘重的死傷讓民眾了解到土埆厝薄弱的抗震性及不耐水性,紛紛改建紅磚瓦厝,紅磚需求也因此大增。到了民國 75 年,房地產的波動使得國民住宅如雨後春筍般冒出,花壇的磚窯產業更因此達到巔峰。然而,隨著建材技術進步,市場對於紅磚的需求式微,工廠相繼停業,在 1998 年,當地最知名的順達窯業公司也將原本生產紅磚的窯場轉型為觀光工廠,更名花壇磚瓦窯文化館。

橋頭村的紅磚朝代或許已不在,然而從彰化縣境中,許多以窯為名的地方,如磚仔窯(今彰化市磚窯里)、瓦窯厝(今員林鎮三義里)、瓦窯(今埔鹽鄉瓦窯村)…等,都可以見證此地昔日磚瓦窯業的興盛,而橋頭居民為了保留紅磚歷史,更結合當地紅磚特色及社區總體營造觀念,打造磚瓦窯業生態博物館,推廣紅磚文化,橋頭居民正在為磚瓦窯業開啟另一段新的里程碑。想來一趟磚瓦窯的時光之旅嗎?彰化花壇橋頭村歡迎你!

高雄大樹三和瓦窯

影片來源:ElyseHu

高雄大樹的窯文化非常豐富,從木炭窯、陶瓷窯到磚瓦窯都有,其中三和瓦窯的歷史有近百年之久,也是全臺僅剩的三家傳統瓦廠之一,該廠保存了類似烏龜形狀的「龜仔窯」,現已非常少見。

高雄大樹鄉位於高屏溪畔,汲水方便,土質細緻無雜質,濕黏度也恰到好處,燒出的磚瓦不過水,且具有燒薄瓦、油面磚、厚尺仔……等高級建材的技術,在市場上頗受歡迎,許多廟宇及古蹟修復都指定使用大樹三和瓦窯的紅磚。

三和瓦窯在 1918 年成立,日治時期大樹地區瓦窯廠蓬勃發展,全盛時該區有20 家瓦廠、 130 餘條瓦窯,曾是全臺最主要的瓦窯生產集散地,然而隨著建築技術進步,紅磚逐漸退出營建市場, 1988 年大樹區唯二金源興瓦廠關閉後,三和瓦窯獨守傳統。近年來,融合創新思維、磚雕工藝,化身文創產業,因紅磚吸水性好,適合做成杯墊、皂盒、茶盤……等,甚至開發了一套名叫「起厝」的「臺灣人樂高」,希望民眾透過動手用一磚一瓦搭起屬於「臺灣人的家」,喚醒記憶最深處的紅磚情懷。

臺北南港磚窯

說到臺北南港,腦海中第一個聯想到的可能是科技業的聚集地,然而,其實在歷史上,南港曾是北部磚窯業最興盛的地方之一,磚廠聚集在南港路三段近基隆河河畔,此區的磚窯煙囪多呈八卦形,故又名「八卦窯」,也因當時煙囪林立,漫天黑煙,南港又被稱為「黑鄉」。

南港土質屬於排水性良好的石灰岩土壤,卻不適合拿來燒磚,故磚瓦的原料大部分來自內湖。因為產製過程較他區紅磚更精細,南港出產的磚瓦品質精良,硬度特別高且不易斷裂,故連當時臺灣總督府的花磚,都是來自南港。

日治時期,茶業沒落,煤礦與磚瓦業興起,看準時機,號稱「臺灣煉瓦王」的日本企業家後宮信太郎將八卦窯的技術帶進南港,興盛時期,該區一天可產 22,000 塊紅磚,幾乎承製全臺日本官方建造的辦公處。然而,時代變遷,環境保護意識抬頭,加上磚瓦的市場需求量下降,隨著該區最著名的松山磚廠在民國 70 年悄悄吹響熄燈號,昔日的煙囪及窯廠都成遺跡。

當黑煙散去,南港磚窯的往事也在人們的記憶裡默默沉澱,若想回味當年風華,可以走訪僅剩的松山磚窯,或是探訪松河街堤壁,牆上的陶版雕塑述說著南港磚瓦興盛的曾經,告訴你另一個昔日臺北城的故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