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尬__,蹦出新滋味 ─ 你從未看過的跨界傳統戲曲

小時候放學,是趕著回家看電視布袋戲,還是廟口歌仔戲呢?

隨著時代的遞進,傳統戲曲也透過與不同元素的結合不斷翻新。想知道歌仔戲如何與現代舞、流行樂做結合嗎?想知道京劇與現代打擊樂團同台演出會有怎麼樣的對話嗎?想知道臺灣布袋戲和日本動漫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嗎?繼續看下去讓「跨界」的傳統戲曲顛覆你的刻板印象!

東西方交融,創新與經典的共存 — 跨界歌仔戲 《蝴.蝶.效.應》

「我身騎白馬~ 走三關~」

這首改編自歌仔戲的經典曲目,幾乎人人都會唱上兩句,歌手徐佳瑩巧妙融合流行樂與歌仔戲的編排,可謂為跨界的經典。除了音樂的跨界外,歌仔戲在戲劇上的跨界合作更是激盪出新的火花!奇巧劇團將歌仔戲揉合現代元素,於 2017 年推出《蝴.蝶.效.應.》一劇,以東方經典愛情故事《梁山伯與祝英台》為基調,與西方氣象學「蝴蝶效應」的概念做結合,讓觀眾不斷穿梭在現代與歷史之間,音樂和舞蹈的呈現,更是與時空的跳躍一搭一應,上一秒唱著黃梅調,下一秒就唱起 RAP 來了!整齣劇以倒敘的敘事手法,搭配看似對立元素的碰撞,讓經典戲曲翻攪出新的浪漫狂想,演出你從未想像過的《梁祝》變奏曲!

看著與不同元素融合的歌仔戲,你是否也好奇歌仔戲的傳統樣貌是如何呢?其實,歌仔戲來自宜蘭民間,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是現存劇種中,唯一源自臺灣的戲曲!雛形係由漳州移民帶來的「歌仔」小調與當地的「車鼓」揉合而成,最初以坐場清唱的方式演出,隨著音樂、舞蹈、服裝…等劇場元素的加入,才成為今日我們看到的歌仔戲。

現代打擊樂團 x 傳統京劇的一鳴驚人 — 跨界京劇《木蘭》

源自中國的京劇與來自西方的打擊樂劇場同臺演出?這可能嗎?

國光劇團與朱宗慶打擊樂團以「木蘭」一劇,告訴你:沒有什麼是不可能!劇中,以打擊樂取代胡琴的伴奏,演奏出現代與傳統的新滋味。劇團為精準融合京劇的特色,參與演出的打擊樂團成員都接受了近 1 年嚴格的京劇訓練,從基本功、棍棒、到高難度的十三響、十八棍,無一不習。劇中,京劇唱的是木蘭的一生,打擊樂敲的是木蘭的心聲,兩者在舞台上不停地的「對話」,透過這樣的「對話」,劇團不只對觀眾娓娓道出故事,更將感情張力擴張至最大,不論是氣勢磅礡的戰爭場面、近鄉情怯的徘徊不前,又或著是花轎裡的忐忑不安,觀眾看到的不再只是木蘭代父從軍的勇敢與決心,而是更多的徬徨與離情依依,是身為女性的木蘭心中最細膩、最真實的那一面。

追溯至京劇的起源,其實最初的京劇本身也是跨界融合的結晶,而清朝的乾隆皇帝正是此文化結晶的推手呢!相傳乾隆皇帝八十大壽時,許多戲班前往獻藝祝壽,在眾多戲班中,江南的徽班特別受乾隆青睞,便留在北京,後與湖北的漢班、北京當地的秦腔班、崑腔班,互相取長補短,最後成為一種全新的戲曲種類,便是「京劇」,另外,因其融合了漢班的西皮腔,與徽班的二黃腔,又名「皮黃戲」,除了腔調外,能夠分辨角色性格的臉譜也是京劇的特色之一哦!

臺灣布袋戲 x 日本動漫的盪氣迴腸 — 跨界布袋戲《東離劍遊記》

「轟動武林,驚動萬國!」說到臺灣傳統戲曲,怎能少了布袋戲呢!帥氣的打鬥場面及聲光特效讓日本知名劇作家虛淵玄大感興趣,遂與臺灣布袋戲的翹楚霹靂國際多媒體合作,產生了史無前例的布袋戲跨界巨作《Thunderbolt Fantasy 東離劍遊紀》,這部奇幻武俠布袋戲電視劇集由日本負責劇本、人物設定、音樂、分鏡及日文配音,臺灣則負責人偶的製作、演出、拍攝、及臺語配音。霹靂多媒體的副總黃亮勛表示,這次首度與日本合作的過程中,面臨許多合作模式及觀念上顛覆性的大考驗,其中呈現方式的磨合更是雙方的一大挑戰。

舉例來說:動畫腳本的場景變化多,然而布袋戲的場景都是搭造出來的,故場景通常不會有過多的變動,另外在對話上,動畫習慣用大量的對話鋪陳出劇情,然而戲偶因無法做表情,過多的對話會讓觀眾覺得枯燥,故雙方在協調腳本時就花了許多時間與精力,然而這樣對品質的嚴謹要求,也讓雙方對最終的成果都很滿意。黃亮勛也表示,這次的合作是霹靂過去未曾有過的經驗,從中實在受益良多,更認為在創意的道路上,再有歷史的藝術,都該敞開心胸嘗試不同創意的考驗。他說:「合作,就是為了產生火花。」

布袋戲距今已有三、四百年的歷史,起源於 17 世紀福建泉州地區,由操偶師操控中空的木偶演出,劇本多為傳統民間、神話故事,最特別的是布袋戲的配音員只有一個,無論男女老少的口白都是由同一位配音師代為發言,因此十分吃配音師的功力,布袋戲界最有名的配音師之一是霹靂布袋戲的黃文擇,兩千多集的布袋戲中出現了一千多位腳色,上含主角,下有路人甲乙丙、公雞叫、嬰兒哭都是由他配音,深厚的配音功力也讓戲迷封他為「八音才子」。

同場加映:玩樂舞墨,讓書法躍出紙面《 2016 騷》

除了傳統與現代的跨界演出,不同多媒體之間的跨界融合也是近年表演藝術的趨勢, 由臺灣知名書法家董陽孜與多位藝術大師所合作的《2016 騷》,結合了書法、爵士樂、現代舞與多媒體,要為觀眾「舞出墨痕,奏出墨韻,演出墨趣。」舞者化身毛筆,或奔跑或跳躍地用身體「臨摹」碑帖,影子與身軀虛實交錯地玩著空間遊戲,墨韻層層疊出,線條跳脫了二度空間的一撇一捺,配合著輕快的爵士樂,字裡行間的氣韻表情傾瀉而出。董陽孜表示:看著年輕一代不再使用毛筆,她感到十分沈重,製作跨界作品《騷2016》,目的是希望藉由多媒體的方式帶動觀眾的感官,再一次感受屬於母文化的書法線條,喚起大家心裡對於文化根本的情。

現代生活中,或許傳統藝術已不再似過往興盛,然而透過跨界合作的形式,傳統的傳承與創新的精神相輔相成,不論是東西融合、傳統與現代的兼具,又或著是革新與經典的共存,創意在不同媒材之間的碰撞,充分地發揮「混血式」的能量,不僅激盪出讓人耳目一新的藝術表演,更是演化出這個時代最不凡的種種經典。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