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有青年,於是地方有希望

在資源集中於大都市發展的現今,多數人在脫離學生身份後,會選擇到更為繁榮的就業環境發展。但有些人,因為己身對土地的認同、對家鄉的熱愛而一反常態而行。不管是因為賞鳥喜好而投入環境保育、或是眼見家鄉孩童缺乏照護決心投入陪伴、又或是發揮文創長才,為地方再創全新風貌,這些青年都為地方注入一股泉源,為社區的改變帶來新機。

他們的故事沒有華麗劇情,但將打動異地打拼的你。

宜蘭新南 田董米|無心插柳的賞鳥愛好者—林哲安

圖片授權:新南田董米 / 林哲安

當初根本沒想過:接過父親送的頂級雙筒望遠鏡之後,這份禮物成為林哲安賞鳥興趣的催化劑,更成為他後續致力於打造水鳥友善田、守護地方自然環境的契機。

董雞是從前農田常見的水鳥,近年銷聲匿跡成了稀有物種。眼見政府開放農地自由買賣,水鳥棲息地面臨巨大威脅,深入觀察之後才發現豐富且值得被保護的水鳥生態和水田環境就在宜蘭新南村,林哲安便產生了「我想留住新南水田!」這個念頭。

他跟在地農夫商量,將農地轉型為無農藥無化肥耕作,並進行「棲地營造」,也觀摩各縣市「生態保育結合農產開發」的案例,著手進行食米品牌經營,在留下乾淨水田的同時也確保農夫擁有合理收入,而像是約定好了般,每年熱鬧到訪新南水田的水鳥也愈來愈多,林哲安的護地計畫為當地埋下了環境保育種子,證明了只要願意堅持用對的方法,人類與動物、環境可以美好共存。

臺南後壁 仕安社區|視兒少關懷為己任—黃雅聖

晚上拜訪仕安基地的據點,絕對會被這裡的人情溫度感染。孩子下課後吃完志工媽媽做的晚餐,準點專心寫作業、溫習功課,有老師的授課教學與地方志工輪番照顧,這裡不像課輔中心,反而更像是後壁仕安居民的大客廳。而促成這一切的幕後靈魂人物,正是任社區總幹事的黃雅聖老師。

2012年從資工系畢業後,因為家中需要幫忙而回到後壁,黃雅聖當年看著自己的學生們在課後缺乏家庭照護,彷彿從其中預見社區的種種問題。並一同與南藝大研究生們發起課後陪伴計劃,黃雅聖一點一滴參與社區事務,不僅帶著團隊積極開始尋求資源,更在基本的課業之外,鼓勵孩子接觸額外的興趣,舉凡扯鈴、攝影,希望藉此培養他們的自信。而去年也和地方青年們建立以教育及青創為已任的協會,開始輔導地方青年從農和行銷,為地方發展帶來新機。

「我們這裡不是安親班,也不是補習班,只希望他們有一個課後陪伴。」如此純粹的初衷,已經延伸成地方居民的集體認同,越來越多人主動參與課輔團隊行列,成為一股青年回流的現象。他們希望透過這些陪伴,讓仕安及每一個在乎的孩子平安長大,並對於社區產生認同與連結,累積故鄉的資本可以永續發展。

新北三峽 小草書屋|照亮高風險家庭的孩子—林峻丞

圖片授權:小草書屋 夢想學校 / 林峻丞

仕安社區有男女老少掛在嘴邊的「雅聖老師」,三峽社區則有孩子口中親切的「峻哥」。本身就在三峽長大的林峻丞,當初返鄉創業成立「甘樂文創」。深耕家鄉的第一年,他就發現人口老化、家暴等社會問題在這裡並不是異數,而最根本的解決之道,就是從家庭功能失衡的學生開始改變。他靠著一股衝勁成立了「小草書屋」,與三峽的小學、國中合作,由輔導室推薦高關懷家庭的學生名單,邀請他們在課後來這裡讀書生活。

「我的成長背景跟書屋這些孩子有一定的連結。」自己的父親長年酗酒,酒後情緒失控所引爆的家暴問題,都深深影響著林峻丞的童年記憶。帶著過去的經歷,近幾年他擴大計畫,廣招志工一起幫助這些來自高關懷家庭的孩子。在致力經營三峽在地的文化產業之外,藉由甘樂文創的資源,林峻丞也思考如何更有效投入行動,為地方的社會問題盡一份心力。

桃園大溪 新南老街|文創賦予老屋嶄新靈魂—高慶榮、林澤昇

小狗和蔣公午後的大溪約會

圖片來源:Flickr  圖片作者:lizhong

近年流行的二手市集你不陌生,那三手市集你聽過嗎?桃園的新南老街近年多了熱鬧的人潮,這裡在廢棄多年後成為擺攤場地,一手打造這裡的三手微市集創辦人高慶榮、林澤昇,當年來回奔走,與地主溝通、整地,引進文創、大溪木藝、插畫、手作和音樂表演等進駐活水,讓老街重獲風貌。

匯聚著市集的能量,這裡成為獨一無二的藝文空間及文創基地,希望為老街帶來藝文的新生命。「目前是三十幾攤的規模,之後會嘗試不同場域的連結,串聯其他市集一起。」迄今的成績只是一個開始,他們的耕耘已經讓大溪做好初步準備,讓年輕人回來工作、重新生活。

無論是兒少關懷,抑或是讓地方產業再創生機,這些返鄉青年帶著新時代的養分,重新為自己的家鄉開闢新的可能。他們的身影在人群中來回奔走,與你我無異,都隱含著改變未來的無限能量。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