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孩子願意學,那我就不會離開——成大資工系教授 蘇文鈺

「我之前在下雨天開車要去教課,經過布袋的時候真的是看到一片水鄉澤國……。廟在山坡上,又因為下雨旁邊地勢低窪,遠看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湖。那個畫面,真的像是西湖那樣。」充滿詩情畫意的經驗分享,來自眼前資訊科技專長的蘇文鈺教授內心的感動。正因為有這份對於生活的觀察與欣賞,加上蘇教授有感地方孩子缺乏照護、不忍心置身偏鄉問題於事外的柔軟,《看見家鄉》計畫悄悄萌芽。

《向愛致敬》官方網站https://lovepower.homeruntaiwan.com/

帶孩子看見家鄉的美麗,卻同時看見家鄉孩子的無限

經常往返嘉義、臺南的教會開班授課,蘇教授忍不住在心裡自問:「如果這些小孩沒有教會,沒有人可以來這裡陪他們寫功課,他們會怎樣?」於是他將所擅長的科技專才帶入校園,在進行「 Program the world 兒童與少年程式設計教學計畫」的同時,深受齊柏林導演的意外事件啟發。從 2017 年開始手把手的帶著孩子用空拍機《看見家鄉》,串連偏鄉教育、延續土地情懷的動人計畫,廣受各大媒體爭相報導。然而有別於社會上常見的公益團體堆疊口號,蘇教授不僅是親自往返各大校園、走進教室裡參與課程,透過和學生近距離的密切相處,其實他思考的問題早已經遠超越教育本身。

➤如果沒有人來這裡帶課程、陪孩子們寫功課,他們會如何呢?(圖片授權/看見家鄉團隊)

做慈善的人總常說「一個孩子都不能放棄」,對蘇教授而言卻是過於遠大的終極目標,他選擇腳踏實地的告訴自己:我不可能每個都救,但要盡量去做。投入極大的心思突破偏鄉孩子的心房,他意識到開課程最重要的,其實就是陪伴。看著一個個純真的臉龐從缺少外來刺激、臉上總掛著呆滯和茫然,變比較歡樂自信,甚至是感受到學習的興趣之後,「要不要回來故鄉、喜不喜歡空拍機、寫程式都無所謂,幸福就好。」

➤進入校園帶領大大小小的課程計畫,蘇教授說其實陪伴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圖片授權/看見家鄉團隊)

只要學生願意進教室,那我就不會離開。

即便「看見家鄉」廣受討論,計劃未來該怎麼永續經營下去,才是最應該致力發展的部分。總說自己投入偏鄉教育的工作,是著憂心少子化、年輕世代的無法立足,導致加深高齡社會問題的現實考量,但實情是經過這段時間的心血灌溉,蘇教授與學生之間的情感連結深刻,並早已將這些孩子視如己出。他清楚明白:光是一兩年的經營,絕對不足以帶離他們的走出黑暗。

「我帶過的孩子有幾個都慢慢上高中了,他們遇到的問題是:程式可能寫得不錯,但學科真的表現不好。」回過頭發現大學入學考試,才是影響這些孩子未來的真正難題,他展望大學的特殊選才方案,讓這些教育資源相對缺乏、功課不好的孩子,也能有機會進到好的校園環境,支持他們繼續培養專長。

➤「看見家鄉」的計畫帶著孩子實際操作空拍機,更希望他們未來有好的環境可以延續專才(圖片授權/看見家鄉團隊)

聊到學校教育政策和發展,蘇教授正色得令人肅然起敬,但說到孩子,為人父母特有的溫情卻又展露無遺。蘇教授提到有個畫面他永生難忘:小時候體弱多病,當時的老師抱著發燒的他回到自己家,「我看到十字架就掛在床頭,然後老師一直在旁邊幫我禱告。那個景象和感覺我永遠記得,我不過就是他的一個學生而已。」撫平當初內心躁動的那份安定,讓投入教育至今的他仍有滿懷的感動和感激。因為也想要把這樣的力量繼續傳承下去,「所以我覺得只要學生願意進教室,那我就不會離開。」蘇教授目光堅定的說。

➤致力教育的這幾年下來,蘇教授有感而發: 「只要學生願意進教室,那我就不會離開。」(圖片授權/看見家鄉團隊)

「沒有一定要成功」的哲學,反而成就更多可能

然而當理想被拋進現實考驗,總會出現種種阻礙,讓前方的路更為崎嶇難行。每套新的課程、每個新的教育企劃,背後除了需要龐大的師資支持,資金挹注的來源永遠都是團隊最頭痛的問題。蘇教授對此幽默表示「所以我常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拿出來翻一翻,堅定我的信念。」玩笑話看似開得輕鬆,但他接著又說「其實做任何事都一樣,總是要先付出。」

➤雖然已經將許多課程交接給大學生、老師指導,蘇教授仍然堅持自己一定要跑幾間學校授課(圖片授權/看見家鄉團隊)

或許是理工科的環境氛圍影響使然:所謂的研究都不在追求成功,反而為了要進步,他們更著眼於失敗,永遠在看哪裡做得不好。秉持著這樣的想法,蘇教授實踐教育理念的方式很科學,但用情卻非常直覺,「不要為了獲得社會認同,讓原始的想法被扭曲,去做就對了。」其實「看見家鄉」也好,蘇教授所致力投入的計畫們亦如同這樣的特質,在理性和感性並行的交互影響之下,將激盪出偏鄉教育更多的可能。

《向愛致敬》官方網站https://lovepower.homeruntaiwan.co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