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除一片肺葉的啟示,返鄉青年王碧輝的兒少培力計畫

「我都80幾歲了,過去也沒接受教育,不一定能看到他們長大。」這是王碧輝最印象深刻的一個家庭,「謝謝你們願意常帶孩子出去。」說話的是單獨扶養兩個孫子的阿嬤,生活在臺南後壁仕安里、一個鄉村的平常風景——無能為力的家長。

在誤打誤撞之後:我們想照顧的是所有的孩子

四年前王碧輝畢業回家等兵單期間,因緣際會遇到了臺南藝術大學學生在家鄉仕安駐村,便加入他們與在地居民一起創立的課後輔導計畫、擔任志工。也才更了解,仕安的孩子比起隔壁城鎮新營,學習成就較低落,從課業中得不到成就感的孩子,下課後除了玩還是玩。


有了課輔班,家長也順理成章把這裡當成安親班,吸引到的都是本來就對課業積極的孩子。看著「願者上鉤」的孩子功課進步是很不錯,但其他對功課沒興趣的人該怎麼辦?「這並不代表他們就應該被放棄。」於是一群人開始將課輔轉型為多元學習,申請到了臺灣夢計畫1後,開始了更多樣的扯鈴、藝術和生態課程⋯⋯等。他們帶著孩子參與繪畫比賽、將扯鈴校隊化參加競賽,透過技藝精進建立孩子們的信心,孩子得到了成就感,也就逐漸卸下單一的課業成就枷鎖,原先匱乏的心靈狀態有了東西去填補,不去走偏、不去走壞。

___

註1:臺灣夢兒少社區陪伴扎根計畫:旨在透過結合有能量的社區發展協會,在全臺設置社區築夢基地,連結在地資源,提供學童多元課後陪伴活動及餐食,並結合志工培力,喚起社區居民意識,共同照顧社區裡的弱勢學童。

➤王碧輝(左)和黃雅聖(右)都是返鄉青年,希望能為兒少陪伴盡一份心力。

課後陪伴的下一步:為孩子創造一個能留在家鄉的未來

而突然就被貼上「返鄉青年」標籤的他,也曾想再度離開家鄉,就像其他念化工系的同學一樣。「但小朋友是我心裡最軟的部分,如果我走了,他們怎麼辦?」他決定要留下來,不只這樣,他還要把其他年輕人也找出來。

➤雖然也曾為自己的人生方向茫然,但意識到「孩子是心裡最軟的部分」,

  讓王碧輝毅然決然留在故鄉繼續耕耘。

仕安社區產業集中在農業,但農業沒辦法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即便年輕人都留下來,也無法有足額的工作機會能夠提供,若提供小孩的只是興趣,無法幫助他長大有份工作,那期望孩子留在社區可能也只是個期望罷了。電影《無米樂》的菁寮社區就在仕安的隔壁,連結中間的是一望無際的稻田。既然家家戶戶都有塊田,那就找農業專家進來,帶孩子種田。傳統的慣行農法是行不通的,要創造比原有更高的收入才有誘因,王碧輝和伙伴成立協會,輔導青年學子改用不使用農藥不使用化學肥料的自然農法來種植稻米,以提升稻米的附加價值,並採用各自家族產業和專長協助行銷,創造一個孩子可以想像的未來工作,更重要的是-「這個工作在家鄉」。

➤在仕安基地這裡,孩子不僅有課後歸屬,志工也陪他們一同築夢。

生離死別的人生課題:對親人生命的執著轉移至無血緣的愛

讓王碧輝更堅定留在家鄉的想法、成立協會背後的推手,是王碧輝的堂哥,也就是《向愛致敬》裡頭的王士豪老師。士豪老師是仕安里新東國小的體育代課老師,雖是一位嚴厲的教育者,卻無比關心每個小朋友的家庭和個人特質。確診肝癌後,仍一路堅持,燃燒生命到最後,只為讓扯鈴隊孩子有好的學習態度,從技藝中得到成就感。生病後的士豪老師,日子過得很趕,曾因為辦好學校活動延誤就醫,最後切除一片肺。每天睜開眼,對士豪老師來說都是賺到,堂哥的所作所為王碧輝都看在眼裡,身為家人的他也數度因士豪老師執著於陪孩子不去看醫生而起爭執,但他記得堂哥曾說:「這世界上本來就無我」,也許執著生命的是王碧輝自己。

➤堂哥士豪老師老師的離開,讓王碧輝學著不對生命執著。

  孩子珍貴的笑容、並陪伴他們成長就是最重要的價值。

對王碧輝來說,他過去實踐了一名志工的責任,確任孩童學習狀況、安全無虞,有沒有吃飽。而在與一位親人告別之後,帶著同樣血脈的王碧輝,會一起把堂哥的執著擔著,繼續陪伴孩子長大,讓自己的家鄉、田土裡長出最純粹的笑容,帶著他們一點一滴在有愛的環境下成長。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