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教育萌芽,與為孩子築夢的熱血推手一同致敬 ——《向愛致敬》臺北座談會 Q&A

從故事起點臺南出發,《向愛致敬》帶著南臺灣的溫暖,在 5 / 5 (六)巡迴到臺大,現場滿座各界教育專家、更多的是父母、學生前來聆聽。當我們再一次從紀錄片的鏡頭抽離,所見所感已經從士豪老師的生命故事慢慢昇華,進一步思考偏鄉教育的根本,這一場關於愛的教育高峰會,由臺大電機系葉丙成教授、成大資工系蘇文鈺教授,以及臺灣夢計畫仕安基地的黃雅聖老師三位與談人所詮釋的偏鄉教育現況包羅不同面向,也誘使在場的聽眾有更多的討論:我們還能為偏鄉教育做什麼?該怎麼做?在他們的幽默應答中,重新看見臺灣孩子的希望。

➤講座會場高朋滿座,除了學者專家,也有許多家長、學生前來共襄盛舉。

逐一擊破:面對偏鄉教育的手足無措,永遠都有一線生機

引用蘇教授在座談會所分享:偏鄉教育真正要解決的,其實是更深層的社會問題。那麼身在都市的人們,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回饋偏鄉?

葉丙成教授舉例現今有常見偏鄉的短期服務,大專院校學生在寒暑假舉辦服務性質的營隊,到地方陪孩子一起學習遊戲。「但大哥哥大姊姊抽離之後,帶給孩子的那個失落感要怎麼辦?」葉教授說,身在都市的我們,不應該是一時興起的短期投入。若自身有專業領域的能力、也有熱忱提供服務,他建議大家主動爭取線上教育平台的教師證明,成為師資之一,有愈多不同領域的人參與,課程內容就能愈多元。回到為人父的角色,葉教授也提供家長另一種參與的思維,「實驗教育機構也提供一些方案,讓都會區的孩子與偏鄉孩子互相交流—讓你的孩子投入,也是一種方式。」

➤同樣身為家長的角色,葉丙成教授說讓孩子彼此交流,也是一種難能可貴的學習。

而聊到多元教育,現場也有曾經服務偏鄉的來賓遇到難解的困境:「家長反而是阻止偏鄉孩子接觸課外學習的關卡,該怎麼辦?」從社區、地方的角度來看,難免會對外地來的志工產生警戒感,那麼此時學校正規教育,就會是從中媒合的最佳橋樑。「和學校維持穩定的關係,請學校老師、校長溝通比較有說服力。」回到故鄉臺南後壁,擔任臺灣夢計畫仕安基地的志工老師多年,黃雅聖表示自己與母校新東國小緊密聯繫,串連更多教育界的資源協力,比最初單打獨鬥來得更有力量。當多元發展做出學校的特色口碑,不僅為地方解決招生告急、學校裁併的狀況,也自然而然地能夠凝聚更多家長認同的可能。

➤三位與談人結束個別分享後,與現場來賓問答互動。

攜手深思:拋開既定價值觀的枷鎖,陪孩子展翅飛翔

牛津大學研究指出:「在接下來 20 年後,現有 46 % 的工作機會會消失。」當習以為常的商業模式在未來都成為未知數,面對求學後的難以預測的就業環境,現今究竟該優先給孩子什麼樣的關鍵能力培養?關於這個問題,或許可以從何謂「成功」的定義回頭思考。

➤什麼是成功?蘇文鈺教授的詮釋讓在座聽眾有新的啟發。

大多數的臺灣家長還是著眼孩子有沒有考上好大學、未來能不能找到好工作,擁有成功的人生,然而蘇文鈺教授卻完全顛覆這樣的思維。以自己個人投入偏鄉的經驗為例,他說「到底做到什麼才成功?在我看來,有成功就結束,我的過程就是一直失敗。」一樣服務教育孜孜不倦,每次被問到為何可以維持動力持續下去?三位與談人都認同:在付出的過程裡,我們真的感到快樂。然後明白:陪著孩子多方嘗試、從零開始投入生涯摸索,並不是要他們在未來贏得社會定義中「成功」,無非是希望他們找到自我價值的所在、找到願意投入熱忱的道路。

對此葉丙成教授也回應,同時致力於新創產業的他,近幾年找人才已經將學歷視為其次,「因為少子化,各行各業都很缺人,才能反而是最重要!」要跟上快速變化的世界,我們無法被動坐等知識餵養,靠自己吸收學習是最實用、最能夠「帶著走的能力」。他甚至鼓勵孩子不用急著要完成大學學業,先進入社會了解市場、深刻了解到自己究竟缺乏什麼之後再進修,屆時無論去哪間學校都會獲益良多。如同雅聖老師耕耘兒少陪伴的近幾年有感:不用框架孩子的未來,學習過程中因為成就感而開心,在未來可能會開展人生另外的道路也不一定。

➤想繼續看到孩子的笑容,是雅聖老師義無反顧為地方兒少服務的初衷。

三位與談人分享教育現場面臨的現況,分別從數位學習出發、由社會問題反思,透過地方現況翻轉,再從既有的偏鄉教育議題聊到未來關鍵能力的培養。最終我們都會發現:真正的偏鄉困境不是設備與物資,而是如何提供孩子更廣的視野與自信。想起蘇文鈺教授說的:一個孩子求學過程中,若能透遇上一個讓他永遠記得的老師,或許就不會走偏,當孩子們也相信自己可以擁有美好的未來,這些推手也就解除階段任務,見證他們展翅、往光明的方向繼續前進。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