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教導孩子的士豪老師

「運動會那天,士豪老師提醒我們別在太陽底下玩太久,以免都被太陽烤焦了,但我回頭看,站在陽光下的他,臉色卻比誰都還要黑。」

再次見到老師是三個月後,這天他被白色布幔簇擁環繞,靈堂裡白白亮亮的沒有多少人、也沒有樂隊綿長的音樂,士豪老師的父親說「這孩子大概是怕我一個人辦他後事,會辦不好吧,竟然幾個月前給我跑去受洗,當了基督徒,這下我能為他做的事情又更少了……。」

2017年7月12日,士豪老師去世了。回想幾次前往士豪老師家探病,他和我說過最多的話是「謝謝」。

「謝謝你們特地來看我。」
「謝謝你們代替我陪小孩去比賽。」
「謝謝你們告訴我今天的比賽狀況。」
「謝謝你們、謝謝。」

王士豪原本是新東國小的代課老師,後來加入臺灣夢台南仕安基地,課餘時間成了扯鈴隊的「管理」。也就是說,教學是由專業教練負責,但孩子的練習狀況、最適合的表演招式,甚至輔導孩子的情緒、假日還要買小點心讓整隊人補充體力等等,都是他的職責。

扯鈴隊的阿平說,他最喜歡老師每週買的麵包,都超級好吃;阿助則覺得老師為了他們的比賽狀況,都犧牲下班時間和假日,陪他們練習、給他們激勵。

「是不是因為我們想要去比賽,所以老師才會累到生病?」孩子問。
「老師的確是牽掛著你們比賽的事情,但絕對不是因為你們才會生病。」我說。

三年前的一次健康檢查中,醫生診斷士豪老師罹患肝癌,先後開了幾次刀,但都沒有根除病魔,原本在別的學校任職的他,為了療養,一年前在家人建議下,轉任學生數較少的「新東國小」擔任代課老師。學校小、孩子少,反而更多事情讓士豪老師親力親為。

來到新東國小後,士豪老師接任當時正起步的扯鈴隊。仕安基地老師黃雅聖說,「每次和王老師聊天,總可以聊到每一個孩子的進度和狀況,誰又任性了呀,誰又偷懶了,誰又自己練成新招式了,可以感覺到他把孩子當成自己的孩子,那份關愛是裝不出來的。」也是這時候,士豪老師和孩子們約定,隔年要帶他們參加台南市的扯鈴市賽。

同年年底,士豪老師的病情突然惡化,但他回到校園,決定將最後的日子全心全意放在孩子們身上。

校慶當天,士豪老師在台下看著扯鈴隊精彩的演出,但從台上往下看,站在陽光底下的他,臉色非常地黑,「我看到老師好像很痛的樣子。」扯鈴隊成員之一的小馠說。結果,當晚老師住進了醫院,「最後腸子幾乎都拿掉了,原本壯碩的人整個瘦了一大半。」士豪的堂弟王碧輝說。

出院後,士豪老師虛弱的身體無法回學校任教,僅能靠學校每天傳遞影音訊息,掌握最新練習進度。市賽當天,他看著比賽畫面又哭又笑,一直無法大量進食的他,當天晚上甚至開心到吃下半碗麵。

幾週後,癌細胞轉移,兩個月後老師離世了。孩子們不知道這個消息,而且滿心期待他再次出現,孩子一起畫著可愛的卡片,上面寫著:

「老師祝你早日康復!」
「老師,我扯鈴進步很多喔,你快回來。」
「我現在要挑戰三鈴囉,我很厲害吧?」

▲站在右手邊的士豪老師帶著孩子來台北歡慶聖誕節,這是唯一一張孩子與老師的合照。

▲這是一場沒有老師的比賽,孩子將獎項獻給老師。仕安扯鈴隊成立不到一年的時間,已經成為各大比賽中的常勝軍,也常受邀表演,孩子們說,這都要謝謝士豪老師。

▲孩童們親手製作的大卡片,上面寫滿各種祝福與想和士豪老師說的話。雖然沒能在老師生前交給他,但孩子們相信,老師會在另一個世界接收到他們的想念。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