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皂」亮知足人生 丁點收穫就是多賺

「最苦的時候我們一家四口是一盒蛋吃一個禮拜,還好有社福單位給的一些米,可以配上醬油拌飯。有時候我也會煮一大鍋粥全家吃,一週的伙食費還能控制在200元以內。」離婚後的賴映蓉獨力扶養三個孩子,辛苦全往肚裡吞,樂觀的她談起那段日子,彷彿只是一段雲淡風輕的經歷,她說:「還好啦!其實沒有這麼不可思議,你看現在,我們也還是度過啦!」

賴映蓉專科畢業後,就一直從事女體、美容護膚工作,儘管剛開始做到雙手發炎、過敏都能忍下。婚後,為了照顧孩子,賴映蓉將原本全職的工作改為兼職,以為能從此過著單純的家庭生活,豈料老公不顧家庭,執意北上工作,徒留她跟孩子們在屏東自力更生,而原本兼職的低薪根本不足養活一家四口,逼得賴映蓉再轉回全職工作。

然而,一天長達14小時的全職工作,讓賴映蓉擔心正值叛逆期的大兒子,會因為自己疏於照顧而學壞,開始思考另尋他路。因緣際會參加了由家扶中心與中信聯合舉辦的活動,首次接觸手工皂,發現自己的巧手技術還留著,帶著滿滿的心得回家,沒想到,孩子們都很有興趣,全家一起研發、製作,也因為這珍貴的天倫之樂,讓賴映蓉決定自己創業。

對於創業零經驗的她,再次找上信扶顧問諮詢,了解創業歷程與風險評估後,接受顧問建議,賴映蓉決定先提升自己的專業能力,考取手工皂師資證,憑藉師資證常常受邀到學校社團、社福單位與機關團體教學分享,開啟她手工皂生涯的另一條出路。除了教學,賴映蓉固定在百貨公司櫃點設攤,只是每個月已不多的營業額,扣掉百貨公司收取的各項場租、廣宣費用,再扣除材料成本,也僅剩微薄的利潤養家,為了增加收入,她再度求助顧問,一起找尋其他機會與解決方案。

結果顧問建議她到較低租金的市集或活動設攤,於是轉戰後的賴映蓉更加勤快,只要得知哪裡有機會就往哪裡跑,不論是農產博覽會、文創市集或是節慶活動都能看到她打拼的身影。農曆年時,她為了能夠多賺一點,曾一天連著趕三場,被眼尖的客人一眼認出「怎麼到哪都遇見你啊!」賴映蓉也只是露出瞇瞇眼笑容、靦腆地點點頭,她總是心存感激地想,其實只要比平常多了一點點收入就是多賺到。

信扶顧問不希望賴映蓉土法煉鋼,陪著她一起設計 logo ,打響知名度;並為網路一竅不通的她建立粉絲專頁,讓不便到現場的客人也能在網路上選購,增加另一種客源。現在她自己也能熟悉操作,與客人互動,累積不少老顧客。賴映蓉說:「尤其是展攤陳列對增加客源是最大的幫助,之前擺攤都只想到把所有商品拿出擺好,後來顧問幫我做一些裝飾跟擺設,客人現在停留的次數變多了,商品也跟著好賣很多,真的差很多!」只不過唯獨記帳這件事,賴映蓉實在一竅不通,好在有貼心的小女兒協助,已經高職畢業的小女兒現在是媽媽的貼身小會計,每天總會叮嚀媽媽記下所有花費。

三個孩子當中,老么妹妹跟兩個哥哥不一樣,藉著「跟媽媽批貨」,一起出去擺攤,所有研發出來的花朵皂,就屬她的最熱賣,也幫自己賺了報考師資證的報名費,國中時取得跟媽媽一樣的手工皂師資證,現在家裡有兩個「手工皂達人」,也幫了媽媽不少忙。

現在孩子長大有了收入,換了比較大的房子,也會一起分擔房租,賴映蓉的壓力減輕不少。三層樓的透天厝,樓上是自家住宅,一樓除了當店面,擺設各式產品外,也是媽媽的工作室兼教室。平常一天媽媽一個人能自產42公斤的香皂,有時訂單一多,全家人都會幫忙趕貨,平均能共同完成1000件香皂作品,最難得的是一家人又能一起肩並肩,共享天倫之樂,賴映蓉帶著幸福的笑容說:「現在孩子們都在身邊,什麼都不缺了。」

現在賴映蓉很知足,她說平均每月2萬初收入也夠用了,能穩定償還貸款,也讓當了阿嬷的她有餘力陪孫子。問她一直做手工皂會疲倦嗎?她說:「要生活,而且也只會做這件事,那就把這件唯一會做的事做好就是了。」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