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中信兄弟投手教練伯納

全文授權自:運動視界

中信兄弟隊在 5 月 20 日以振奮人心的延長賽再見安打,擊敗了在中華職棒大聯盟戰績領先的 Lamigo 桃猿隊,不但以 2 連勝拿下了對 Lamigo 的系列戰,也在最近的 4 場比賽中拿下 3 勝。

ICRT 的 DJ Leslie 在週日賽前特別找機會訪問了中信投手教練伯納,這段專訪也會被節錄在 ICRT 的節目中播放;想聽專訪原音 的朋友可以 按這裡,不過完整的內容翻譯我們現在就可以搶先看。

 兄弟 Fans Club (左為伯納教練)

兄弟 Fans Club (左為伯納教練)

你所觀察到臺灣棒球與美國最大的不同在哪?是訓練方式?場邊的調整?還是有任何其它的?

最大的差別,說真的,讓這邊投手最麻煩的,就是這個聯盟緊縮的好球帶,這聯盟的好球帶跟世界上其它聯盟比較起來真的是小了一些,特別是跟美國比;我不確定這原因到底是什麼,但整體上來說,我在棒球界打滾這麼多年,去過那麼多不同的聯盟,在這裡真的很難投球。

球隊上年輕臺灣投手的養成狀況如何?特別是 2016 年的第一指名陳琥。

你是說 62 號吧?我都直接叫他們的號碼,因為他們都很怕我把他們的名字叫得怪腔怪調的。

陳琥他就是個鬥牛犬,我也叫他鬥牛犬,因為以一個這麼年輕的投手來說,他的心態非常正確;他非常有自信,幾乎有點自傲,但這種能受控的自傲是好事,所有偉大的投手都是這樣,而他這麼年輕就已經掌握了這個特質。

他很有自信,天賦的本能也有,投球的天份很好,但是身為一個年輕的投手,在他有限的這些比賽內容中,最重要的就是他那種像鬥牛犬一般的求勝慾望;這是所有偉大投手的制勝武器,他讓我印象深刻。

根據你的觀察,這聯盟裡最強,或是說最難對付的打者有哪些?

這聯盟裡有好幾位非常棒的年輕打者,第一個跳進我腦海裡的,就是統一的 24 號游擊手(陳傑憲),他就是很...煩人,他跟球跟得很緊,打擊時破壞力十足,跑壘有速度,就是一個很棒的打者。

還有 88 號,就是這邊 Lamigo 的 88 號(藍寅倫)也是很棒,還有 58 號(廖健富)那個年輕人,這孩子是個很好的打者,他選球很精,而且對於好球帶不同部位的不同球種都能掌握,他在好球帶的揮棒軌跡非常棒;還有 29 號(陳俊秀),他是一個經驗豐富的強打者,他在打擊區很有概念。

這聯盟好打者太多了,投球真的是要很小心,像我們隊上的好萊塢(張志豪)每次上場打擊都很有威脅性,所以投手在這個聯盟就是要戰戰兢兢、不停的戰鬥才能生存;這幾位是我一下子想到的,當然在富邦也有好幾個打擊好手,像對 42 號(蔣智賢)的時候絕對沒有犯錯空間,他的長程火力太強悍了,還有 15 號(胡金龍)也是個打擊超棒的資深打者,是前大聯盟的打者吧?真的,每一隊都有一些很厲害的打者。

教導外籍選手跟臺灣選手有沒有什麼差別?在這邊你們需要透過翻譯,但是除了溝通方式之外,在教練內容和指導方式有沒有什麼不同?

溝通真的最重要的大事,而我們球隊有好幾位很棒的翻譯,他們讓我們教練團的工作簡便許多;他們很認真、很辛苦,但是他們的工作真的是太重要了,因為在和投手的溝通上,不單是訊息的內容很重要,連傳達訊息的方式也一樣重要,所以這就是我對翻譯強納森(劉昱豪)的要求,他一定要傳達我的語氣,還有訊息的強度...你知道的,很多事你可以說一遍兩遍三遍四遍,用各種不同的方式,但是最後就只有訊息傳達成功還是傳達失敗兩種結果。

在教導這些年輕孩子時,我覺得我想要傳遞給他們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堅毅不屈的求勝意志,要把這種求勝意志帶上投手丘,努力求勝,對一個投手來說,如果想要戰勝這些優秀的打者,投內角球的能力是不可或缺的,但是在這個聯盟,很明顯地投內角球這件事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受到重視;所以當我一下飛機到屏東報到的時候,我給投手們的第一個訊息就是我們要投內角球,而且我們要積極的去投內角球,把打者從本壘板上逼開。

我們沒有要砸人,這不是我的要求,我對拿球砸人頭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要教導這些孩子的只有一個概念,就是本壘板是屬於投手的,不是打者的;這裡很多打者碰到外角球總是毫無顧忌的前撲去撈打,因為他們已經習慣可以這樣打了,所以我們要來幫他們改掉這個習慣,而這就是我最想要傳遞給我們這些孩子的訊息。

我知道這對他們來說很陌生,這本來就必須花時間去學習怎麼做,然後要去習慣這麼做,而且在這麼做時還要能保有正確的心態,這需要時間,會需要很多時間;當我離開這裡的時候,不要說傳承好了,就說我希望他們能從我身上留下的,就是一個拚戰求勝的按鈕,讓他們找到並且按下自己的按鈕,去成為他們能力所及最好的一個投手,因為不按下那個按鈕,你就永遠沒辦法進化成那個最好的你。

延續前一個問題,你覺得臺灣投手不敢投內角球是因為怕砸到人,怕免費送給對手一個壘包嗎?

這是一個大問題,特別是對那些從未被要求過,甚至說被強迫過的年輕投手來說,他們很多人都沒有辦法適應;球隊上很多人也還需要再學習,他們必須要武裝自己,要有那種勇於投內角球的態度。

我也必須再次強調,我不是在要求他們去砸打者,這種事情有時候總會發生,這是投手投內角球的必然結果,但是如果你想要解決這些優秀的打者,你就必須要能掌握本壘板的兩側;你不能讓這些打者在完全不用擔心好球帶內側的情況之下,隨心所欲地去撈打那些外角球。

學習這樣的態度與技術需要時間,有的選手比別人快,這在美國也是一樣;以往我曾經花過一年甚至兩年的時間去讓年輕投手們學習這種態度,他們必須發自內心去相信投內角球的效果,必須讓這個概念成為他們身體的一部分,這樣他們才能發揮出自己投球的威力。

你可以說這是一種信念,如果他們身體裡沒有這種信念,那就算我說教說到他們臉色蒼白也沒用;但是當他們看到自己的快速球『擠』到一個強打者,讓強打者打出一個軟弱的滾地球還是高飛球時,不用太多次,他們就會開始相信投內角球真的有用,然後他們才會開始進步。

最後一個問題,你來臺灣已經有幾個月了吧...

我們應該是一月底到的,好像,春訓在屏東開始的,然後我們去了亞利桑那幾個星期,所以我到臺灣應該是...對...

你覺得臺灣怎麼樣?有什麼讓你印象深刻的嗎?

這裡的人非常友善,而且我從來沒有在任何一個國家,會讓我有在臺灣這種安全感;你可以在臺灣任何一個地方出來亂走亂晃,然後老兄,你真的覺得很安全,真的是太...獨一無二了。

棒球帶著我去過世界上許多不同角落,我可以告訴你,外面的世界真的有夠危險,只有這裡不會;我不知道他們是施了什麼魔法,或是威脅大家要乖乖還是怎樣,反正這邊的人真的是有夠好的。

我愛這裡的食物,我愛這裡的文化,我愛這裡的人民;這裡唯一讓我頭痛的東西,就是裁判真的應該把好球帶放鬆一點,其他的就沒什麼了...我很確定聯盟的這些裁判一樣都是很好的人,但是他們的好球帶可以鬆一點嗎?

真的有那麼糟?

真的不蓋你,太明顯了,跟所有我去過的地方比起來,真的...

你試過臭豆腐了嗎?

我絕對不會靠近那東西的,因為...因為光是那味道你就很難去克服,我好像有拿到嘴邊,我確定我聞到了那味道,它就在我的嘴邊,但時我實在沒辦法,我吃不下去...

(兄弟翻譯爆料)你明明就吃了,而且你還全部吃光光。

才沒有啦...我有嗎?真的?那個就是嗎?喔,那好吧!我大概吃了,不過我想我不會再嘗試了。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