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岸的鯨豚追星族,為海洋環境破浪前行 -中華鯨豚協會常務理事 余欣怡

成功海洋環境教室的港口頂著晨光出發,賞鯨船「晉領號」今天有不同於觀光的特別任務—載滿船專業的協會志工與研究人員,這個出海小組的靈魂人物叉腰站在船長身後迎著海風,她談起鯨豚的表情閃閃發亮、笑聲像海浪合拍協奏。擁有中華鯨豚協會的常務理事這樣嚴肅的身份,但真正的余欣怡本人自我介紹,卻說自己更像是鯨豚的後援會會長:「就像大家都會去看五月天演唱會一樣啊!其實研究鯨豚和追星是一樣的。」經她這麼一說,突然船上的研究人員搖身一變:拿起攝影鏡頭、對著在水花中翻騰的鯨豚狂按快門的他們就像是粉絲一樣,滿懷著對海洋生物的怦然心動。

 ➤只要看到遠處有水花翻騰,整船研究人員就像熱情粉絲一樣, 拿起相機快門連連。

➤只要看到遠處有水花翻騰,整船研究人員就像熱情粉絲一樣, 拿起相機快門連連。

一見鍾情不是傳說,是發生在她身上的浪漫故事。

最早接觸這些海底的珍貴生命,也是從童書、插畫裡看著大翅鯨的圖片得知。「但我真的忘不掉最早最早親眼看到鯨豚,是在綠島遇到小虎鯨。」當時余欣怡大感驚訝!因為以往課本裡寫「生性害羞、不敢靠近船隻」的小虎鯨,出現在她眼前時像充滿好奇心的孩子,不斷活潑的探出水面側頭觀望。在和小虎鯨對看的電光石火間,欣怡說:「我當時心裡想著『我不行了,我想更認識你!』」說起這段經歷像是初戀般的浪漫深刻,或許她對於鯨豚的執著早已在當時種下因子—但真正觸動欣怡在未來擔起臺灣鯨豚研究的使命感,就不得不提及1998年的西子灣侏儒抹香鯨母子擱淺事件。

 ➤讓余欣怡決定投入鯨豚研究的動機,與侏儒抹香鯨之間有著沉痛的過往。照片來源:「成功海洋環境教室」提供

➤讓余欣怡決定投入鯨豚研究的動機,與侏儒抹香鯨之間有著沉痛的過往。照片來源:「成功海洋環境教室」提供

「那次侏儒抹香鯨媽媽是當場死亡。侏儒抹香鯨寶寶傷重被送往相關單位救治,我因為是海洋生物所的志工,就投入蠻多時間協助。」然而不幸的是,這起救援事件卻沒有逆轉危機的奇蹟發生:母子相繼雙雙離世的震撼,讓身為當時團隊少數的南部志工、和鯨豚寶寶相處時間又相較其他人更多的欣怡難以接受。因為初接觸鯨豚救援的青澀,「還不知道要怎麼分辨野生動物和寵物之間的情感,所以心理衝擊很大。」朝夕相處、費心照料的生命卻仍走上歸途,在挫敗與沮喪的情緒裡她不斷自問:還有多少鯨豚也是這樣?我還能多為牠們做點什麼?這樣的打擊隨後成為助力,讓欣怡在海上的鯨豚研究不知不覺走過二十年的光陰,將自己的生活節奏隨著海潮一起呼吸。

 ➤余欣怡手持研究器材,專注的看向大海。

➤余欣怡手持研究器材,專注的看向大海。

開了十年的玩笑,「嫁給花紋海豚」卻也是事實。

於是考取相關領域的碩士、博士候選人資格之外,余欣怡還有漁船的船員證和輪機長的執照。不僅腦子飽含關於海洋的研究知識,更身懷渾然天成的海上技能。然而每次出海都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未知挑戰、什麼時候可以巧見海豚舉尾現身、什麼時候可以拜會一年看不到超過兩次的大型鯨露面,在永遠充滿驚奇的研究過程裡,欣怡爽朗的笑說:「海的最大魅力就是無法預測!」這樣的未知藏有太多人類還沒發現的奧秘,身為喜歡刺激的研究人員,就以解密為己任樂在其中。

 ➤沒有做研究的嚴肅氛圍,在海上的欣怡反而是最自在開心的。

➤沒有做研究的嚴肅氛圍,在海上的欣怡反而是最自在開心的。

興奮說著臺灣的海域有多得天獨厚、陡降的海底地勢提供良好的覓食環境,讓寶島的東海岸「盛產」花紋海豚。然而過去在擔任賞鯨船解說員的過程裡,面對遊客對於牠的提問卻只能片面回應,「本土資料對花紋的了解都沒有,我才想說要幫常常見到、又不夠懂的物種多做功課!」雖然臺灣的鯨豚研究起步晚,但經過這幾年的探勘、資料搜集,對於這個臺灣特有的鯨豚種類也累積了滿滿的心得。

偶然聽到欣怡在船板上嚷嚷「離婚啦」、「我們感情不好」,進一步了解後,才知道她說的不是自己私人感情狀況,那個戲稱的「離婚」對象,就是已經投入研究長達十年的花紋海豚!「好久以前在賞鯨船上準備預錄海豚的叫聲,卻有遊客不小心踩到我的收音器材,我當下就開玩笑說:『欸不要踩,那是我的嫁妝!』」船長還幫腔說著:「對啊,她嫁給花紋海豚了!」這個玩笑話乍聽輕鬆有趣,但仔細一想—是啊!這幾年下來的朝夕相處,花紋海豚真的就像是欣怡的伴侶一樣,和她的研究人生密不可分。

 ➤遠處出現花紋海豚的身影,船長就會對欣怡說「欸你老公來囉!」。 照片來源:「成功海洋環境教室」提供

➤遠處出現花紋海豚的身影,船長就會對欣怡說「欸你老公來囉!」。 照片來源:「成功海洋環境教室」提供

期待號召更多粉絲,這是鯨豚追星族獻給海洋的夢想。

「晉領號」將大家送到海中央,親見波光粼粼的海面激盪出鯨豚現蹤的水花,而在此起彼落的背鰭旁邊,順著水流滑過的卻是一片塑膠垃圾—伴隨著觸目引發的陣陣心痛,想起欣怡說的:「海豚常會去頂海草、逗弄水裡的植物,但最近好幾次看到他們用背鰭勾塑膠袋。」她的語氣平靜,反而讓這個事實的沉痛更加令人難以承受。

 ➤醉心於鯨豚的美好,然而近幾年的生態破壞也讓欣怡感慨萬千。

➤醉心於鯨豚的美好,然而近幾年的生態破壞也讓欣怡感慨萬千。

因為賞鯨觀光潮、跟這幾年海洋教育的推廣,欣怡對於人們近二十年對海洋越趨了解、親近的轉變感到欣喜,但數據顯示:臺灣每年可能仍有三千隻以上的鯨魚海豚因為流刺網而被淹死或勾傷(其中包含七百隻以上的花紋海豚) ,而因為誤食海廢物擱淺在海攤上的鯨豚案例也日益增加。近年環保單位持續推廣垃圾減量、「無塑」的落實仍須要眾人的努力。「我們也開始提倡『友善海鮮』的概念,就像食用當季蔬果更好吃、對環境負擔也更小一樣,食用當季漁產也是保護海洋的一種方式。」欣怡說,即便覺得自己的生活型態離海洋環境遙遠,但人人一定或多或少和海洋生態的循環鏈有所關聯!就算非相關科系背景、也缺乏家族事業的成長環境影響,用一己長才投入團隊協力也絕對有所助益。「像去年有工程師加入幫我們寫了程式,現在可以用人工智慧辨識照片裡鯨豚的個體,作業速度變非常快!」甚至獨立樂團用鯨豚的聲音創作,也等於間接傳唱海洋生態的價值。

 ➤志工、各領域鯨豚愛好者的加入,都是鼓舞團隊的最大動力!

➤志工、各領域鯨豚愛好者的加入,都是鼓舞團隊的最大動力!

感受到海洋的魅力並產生感情,進而被吸引到海上的欣怡有個夢想:她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讓有志一同的後輩不必磕碰前行,可以順行無阻的接續使命,繼續站出來為海洋生命發聲,並為鯨豚意外死亡的現況真正做出改變!她將會在偉大的航道上,將更多夥伴拉上船破浪前進,繼續為畢生珍視的寶藏努力—期待有一天,我們可以不必再大聲疾呼環境議題、海島的人民不再需要接受海洋教育,這份關於海洋永續的精神價值能成為基因的一部份,潛藏在你我的心裡不被磨滅。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