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掌聲喜迎臺灣之光,那誰來帶領基層教練走出坐困已久的愁城?

1969年,金龍少棒隊首次參加世界少棒大賽奪下金牌,開啟臺灣三級棒球的黃金時代-各縣市國中小紛紛成立少棒隊伍,讓棒球由下而上,一舉奠定「國球」無堅不催的地位,至今在 U12、U18 等國際舞臺上仍有一席之地。因為是國球,在大眾們對比賽求好心切、關注棒球新星未來發展時,似乎鮮少思考一支少棒隊在擁有好成績、培育出優秀的選手之前,「教練」需要跨過的困難有多少。除了帶領隊伍一路過關斬將,更在場下肩負著家長、生涯導師的角色;資源分配有限,在薪資與工作量不成比例,長期於於身心過勞的狀態;補助經費多以出賽戰績作為考核,工作保障成為最深層的隱憂⋯⋯,燃燒對棒球的熱情、對孩子放不下的愛,成為支撐他們走下去的唯一動力。

走訪全臺幾間擁有少棒球隊的國中小學,探詢日夜心繫球員發展的教練們的真實想法:在球場旁充滿威嚴的指導球員的形象之外,他們難以擺脫的壓力與困境,遠超出你我想像。

➤長期關注球場上的球員,但我們卻鮮少將焦點放在帶領球隊的教練身上。(圖片來源:《倆好球》紀錄片劇照)

*以下受訪者皆為化名。

跳脫重視勝負的兢爭心態?但戰績卻是教練能否繼續帶隊的關鍵

現今臺灣少棒最需要重視的環境困境,就是必須跳脫「棒球競賽」的思維。如同中正大學教育學研究所鄭勝耀教授所說:「目前臺灣的少棒球隊多是棒球『訓練』,學生因為大環境要求勝負,很難享受其中。」過去我們在體育比賽中,總單一化的將成敗定位在勝負與否、比數高低,卻忘了教初學的孩子「怎麼享受運動帶給我們的樂趣」。要引導孩子正確的看待比賽輸贏的得失心,教練的帶隊態度就成為最重要的影響關係人。

➤以提升孩子學習熱忱為初衷,但現今體育環境的考核標準,卻讓基層教練不得不重視戰績。(圖片來源:《倆好球》紀錄片劇照)

然而,參考教育部體育署頒訂的「專任運動教練考核辦法」規定,內容載明「積極培訓選手獲特優成績,或有特殊效益」記大功加 9 分,而教練年終考評中,光是績效部分就佔去評分標準的 50 %。若最後考評成績不滿相關辦法的等第要求,則面臨到的就是教練下一年度的續聘問題-失去飯碗的同時,也將沒有機會帶領他們費心訓練、傾心陪伴的球員們。像是現任國中棒球隊的李教練,就直接說出他的無奈:

「我們這些在基層當教練的,不敢說薪水要多好,根本不曉得做這份工作可以做多久?」

在這樣的工作壓力之下,球隊教練長期在「帶孩子開心打球」與「帶球隊爭名奪冠」之間天人交戰,難以專心的給孩子正確的運動價值觀,更延伸出過度指派王牌選手上場的問題,種種困境環環相扣。

帶好球隊只是基本,教練的引導能力更被放大檢視

引用屏東鶴聲國中家長後援會會長許淳蓉的說法:「評斷一個好的教練要同時看他的人格特質、專業能力、品德品行」,同時鄭勝耀教授也指出「好的教練應該要具備生涯指導的能力」。現今臺灣少棒隊有一定的球員比例,成長背景來自家庭功能失衡、或是缺乏父母照護教養的狀況,因此球隊教練必須身兼父母,指導生活常規、陪伴遊戲,可比全天候保母般時時關切球員的日常瑣事。加上外界對教練身份的期待,也讓過去從球員身份轉職、未有太多時間接觸專業教育訓練的教練們備受考驗。

➤下了球場之後可不是教練們的休息時間。他們轉換成家長的角色:盯孩子簽聯絡簿、巡視宿舍晚點名,全天候的照顧球員,才是基層教練們的日常。(圖片來源:《倆好球》紀錄片劇照)

「以前教練就是打、罵,怎麼可能還在乎球員的心情!」

阿翔教練這麼說道:「大部分教練一定就是以以前受的訓練那套帶下去,但這根本行不通。」

現今基層棒球的教練絕對都碰過帶隊的陣痛期:因為過去自己也是在苦練中忍、熬,慢慢成長,和現在教育期待個體發展的方式完全大相徑庭。然而大環境對教練的要求、需求如此,幾乎已經等同教育工作者的他們,不僅缺少完善的職前教育,他們的工作保障也遠不如教師,

「現在不是都在少子化、裁老師了嗎?想想也知道沒有教練的位置。」

來自國中棒球隊的教練,說著這句話的無奈令人難以忘懷。

招生困境、經費來源,一手包辦球隊大小事讓教練分身乏術

費心經營國中棒球隊多年,阿榮校長就曾表示「一車出賽包含交通、食宿、報名費,從帶隊出校門那刻就是上萬元起跳!」球隊的經費來源一直是能否長遠經營的關鍵。公部門提供受理的補助金額遠不如所需,因此集資募款、找地方企業贊助有時也成為教練的分內工作。「有很多教練帶隊一定都是自掏腰包,不是自己出錢幫孩子付餐費,不然就是用人脈看有沒有人願意贊助球具或比賽報名費。」任職國小棒球隊的陳教練就拿出自己的畢生積蓄、投注在球隊使用裡,一度傳為佳話。

然而仔細一想—若不是這些教練因為對棒球的喜愛,而自願貢獻一己之力,這些球隊是否就只能面臨解散一途?

「然後現在少子化、家長又很看師資環境。」帶領國小棒球隊的游教練就分享自己親自上山、挨家挨戶拜訪學生家長,邀請他們來自己的球隊打球的經歷。「我們當然也是希望這些孩子不用到那麼遠的地方上課、練球,可以就近照顧。」但更多實情或許是,市中心的棒球強校招生有利,地方小校若不積極招募,輕則面臨內部球員斷層、重則解散球隊「如果狀況不好,當然就是要放棄經營。」補助中斷的疑慮、加上球員來源成為每年必經的難題,基層棒球隊教練難免無法全心投入棒球訓練。

➤外界期待基層教練們帶好球隊、成為球員的楷模,然而那些維繫隊伍營運的外務,往往讓教練分身乏術。(圖片來源:《倆好球》紀錄片劇照)

然而環境狀況那麼複雜、又有許多職務以外的壓力纏身,為什麼仍有這麼多的棒球隊教練,多年仍不離不棄的在基層繼續服務?「每次看有小朋友在操場玩報紙球,就會想到以前的自己,都還是會忍不住想走過去問他們說『想不想加入棒球隊?』」、「跟這些小孩早就有感情了,怎麼可能放得下?」

「每次想轉換跑道,最後想想都不知道還有什麼事比棒球更有趣的。」

秉持著對棒球最原始的熱忱,以及看著後進渴望學習的熱切眼光,那份傳承的信念支持這些教練在午夜夢迴、瀕臨放棄之時,願意繼續接任教練一職。「實在覺得,會來當教練的都是傻瓜!」這句話出自許多教練之口,雖然說來幽默,但卻是他們多年來自我調侃的真實心聲,「不能說中途就放棄,想起那些孩子的神情,會促使你一直堅持下去。」就如同他們根深蒂固的運動員精神一般:求盡力的過程,以曾經的努力為榮。在期待大環境能因應體育風氣慢慢發展、隨之扭轉體制內的種種問題前,這些教練值得我們更多的掌聲肯定。

➤撐起球隊這個大家庭不遺餘力,基層棒球隊的教練身為大家長,需要熱愛臺灣少棒的我們更多鼓勵和行動支持。(圖片來源:《倆好球》紀錄片劇照)

備註:
105 年 6 月 4 日體育署修正專任運動教練績效評量組織及審議準則 – 強調績效經營,落實各階段訓練績效目標,已經將教練績效評量之類別及配分比率調整,並自 106 年 8 月 1 日起適用。修正表可參考 https://goo.gl/HNviga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