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旗之於社團球隊的意義與發展

本文授權自:運動視界

文: 龜仙的攝影二三事 

黑豹旗 64 強抽籤於 10/24 午間落幕,去年 16 強打散抽籤在直播聊天室中掀起一波不小的論戰, 究竟黑豹旗對於「非科班」球隊的定位,到底是甚麼呢?

首先,此賽事從開辦至今,已經走過了六個年頭,不少參與過此項盛會的球員,如今不少球員已經投身職棒戰場,為曾經與其對決的社團球員們,增添了不少的驕傲。

當然如果如此盛大的賽會,能留下的只是回憶,那就有點枉費這樣子的賽制以及推廣了。

社團組景文高中以 14:3 提前結束強恕中學的比賽,因為是在普通的地區秋季聯賽發生,也就沒有人關注,這也更彰顯了黑豹旗存在的重要性

黑豹旗相對於其他盃賽,對社團球員的意義是什麼?

和平高中副隊長方敬提及:「可以享受比其他盃賽更多人注意的感覺,就不是自己打自己的棒球,可以像其他社團一樣有人關注 。」

畢竟相較於其他如熱舞社、手語社等社團,棒球社的比賽,鮮少有人知道時間地點,更不用說球場都在河濱公園,並不是一般大眾運輸工具就可以到達的,同樣努力了兩年、三年,別人的成果發表會下面有動輒百人的關注、歡呼,對比冷清的場邊,實在有點不勝唏噓。

 和平高中 方敬

和平高中 方敬

南湖高中投手王鵬博認為:「這個是全國的賽事啊,如果能打進全國,除了能讓自己的努力讓別人看到外,還能讓學校重視這個球隊。」

南湖高中的籃球隊在 HBL 戰場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學校也就相對比較重視這種「能被看見」的比賽,一支沒有金援的社團球隊,若在校內還須受到百般刁難,確實不容易運作。從地區預賽一路過關斬將殺進全國賽,然後在更高等級的職業球場上面對更高等級的球隊,最重要的是,還能邀請校內師長、同學,到一個相對舒適的環境觀賽,甚至踏上球場開球,無疑是增加棒球社被學校看見的機會,這裡的每個孩子,也都是為了自已的人生還有最愛的運動在努力著的。

 南湖高中 王鵬博

南湖高中 王鵬博

黑豹旗之所以特別,絕對不只在於 200 多隊的激烈廝殺,從訪談中不難聽到「能被看見」諸如此類的關鍵字,對於所有非科班球員來說,這或許是唯一一個有專業轉播團隊,甚至場場都能有新聞的盃賽了,因為「會被看見」所以「努力實踐」,這確實是一種帶動社團棒球興盛的好方式。

「我們想打乙組社團聯賽,可以讓我們創隊嗎?」

「我們想打黑豹旗全國高中棒球聯賽,會有新聞甚至轉播,可以讓我們創隊嗎?」

顯然是後者,更容易引起校方的關注。

回歸能見度問題,黑豹旗成了一個最顯而易見的舞臺,也許短時間內成效不彰,但從參賽隊數長期看下來,永續發展便成了社團棒球的最終目標。

「第一次黑豹旗後在還沒準備好的狀況下就受到高度關注和評論,同時有肯定也有壓力,讓我更想準備好自己,不僅是在黑豹旗,甚至是之後的盃賽能有好表現。 第一次黑豹旗算是我的起點,造成的轟動讓我想在第二次同時是最後一次好好表現給一年來支持我的人看也想證明自己可以做好 ,至於為什麼是黑豹旗,我想是因為大家都比較重視而且氣氛很好,更不會有亂來的調度。」曾在上一屆黑豹旗擊出安打的永春高中女球員陳怡賢就點出了一個關鍵,高中生需要的除了舞臺就是一份肯定,而且在高度輿論的關注下,無論是隊友、裁判、大會、教練,都較不容易有脫序的行為,影響學生們比賽的樂趣。

 永春高中 陳怡賢

永春高中 陳怡賢

關於社團球隊的永續發展與傳承?

先談談教育方面吧,辜仲諒董事長在開幕典禮的一席話,引起了本屆賽的軒然大波,先不論內容如何,不可否認的是臺灣球員教育方面的問題。

對科班球隊或許已經習以為常,但對於使用了比平常加倍優良的軟硬體設施的社團球隊來說,感恩惜福也就更為重要了。本屆賽會,建國中學堅持收拾好休息室才離開,也被新聞刊登出來,除了對他們來說是種鼓勵之外,也更彰顯了非科班球隊除了讀書、練球之外,最重要的事情。

很多人會質疑,只為了參加黑豹旗能上電視打比賽而組隊,這樣對棒球的發展是好的嗎?

在這邊當然並不鼓勵這樣的心態,但還是必須說,有了起頭,才可能有後續發展。

以筆者曾參與過的「北區高中棒球聯會」為例,目前參與的學校已經超過 45 所,其中不乏近年因為黑豹旗興起而創隊的學校加入,黑豹旗成了一支社團球隊的起點,無疑是件好事。

除了培養球員對棒球的熱情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元素——教練。

國內考取 C 級教練證的資格是年滿 20 歲,換言之,現在大三、大四這個世代,已經具備了初步考取教練證的資格。

翻開本次比賽的秩序冊,不難看到很多年輕的教練團,年滿 20 歲之後為了帶學弟一圓當年的夢想,便投身教練的行列,雖然略顯生澀,但國內棒球圈確實需要這樣的新血,尤其是非科班的圈子,有人帶領絕對比無頭蒼蠅的練習要來得更好,且也能間接培養基層棒球具備領導能力的人才。

除了教練之外,更多已畢業的學長的幫忙也是非常重要的,能有一個比賽把所有當年一起打球的夥伴湊在一起,實屬不易。有人感嘆生不逢時,有人回憶當年馳騁黑豹旗戰場之情景,因此組成各校的 OB 隊(北區高中棒球聯會內部就有此聯賽可以參加了)一起重溫舊夢,當然,更重要的是,有了 OB 隊這些已經出社會的學長們的幫助,無論是技術上、場地上,甚至器材跟經費上面,都能有更實質的幫助。

中華職棒秘書長馮勝賢在松山高中與崇義高中比賽過後,也和兩隊教練討論起兩隊一起練球的可能性,目的也是希望社團球隊與科班球隊的發展能夠並進,臺灣已經不適合菁英式的教育了,培育更多對棒球有興趣的人口,才是目前的課題。

今年甚至發生了小蝦米扳倒大鯨魚的真實故事,鋁棒組社團球隊臺南高工,以無安打之姿,擊敗了木棒組的科班球隊華德工家,這絕對是大家所樂見的情況,雖然不是常態,也不若甲子園般稀鬆平常,黑豹旗的發展,不外乎就是要讓這種情形,更趨近於常態。

 松山崇義之戰

松山崇義之戰

黑豹旗,無論其中制度好壞、輿論風向如何,不可否認的是,它儼然成為國內青棒目前被關注度數一數二高的賽事,加上很多外力的推動,贊助廠商的出錢出力,黑豹旗不僅是舞臺、是回憶,也是很多人夢想的起點,如何讓社團球隊從「能見度」到「永續發展」,是目前主辦單位以及各個球員更該去努力的目標。

球場邊也不乏許多靚點,讓更多人參與此項運動,絕對是件好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