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磚瓦說故事,郡九街庄的老屋微革命 —老屋文化工作者 許明揚

本文授權自:職人

提到臺南,或許你我腦海中的畫面都還停留在美食之都、文化歷史匯聚的印象。來到位於新化老街郡九街庄,一棟棟仿巴洛克式樓房矗立在南臺灣的暖陽,講究的花紋與雕飾訴說著遠從日治時期開始的過去。一切看似靜謐而永恆,直到長期投入社區營造的文化工作者許明揚,娓娓道出他致力保留街庄老屋歷史的一路走來,我們才在木造的房舍屋瓦間,看見曾經發生在這裡的革命衝突—「經過那次我才知道:原來為了新化,我可以連命都不要了。」許明揚這句話說得平淡,卻讓人聽得震撼。

以社區營造工作為個人的使命,許明揚在新化郡九街庄所付出的心力超越你我想像。

難抵老屋文化魅力,他毅然決然投入空間留存的行動

對自己的定位始終表明是「社區營造的自由工作者」,相關科系畢業後許明揚懷抱著對地方文化、社區營造的使命感四處投履歷,「我甚至還直接說我接受無給職工作!」一心想要實踐理念,卻苦無等到回音。直到參與了水保局的「農村再造訓練師」課程,受到新化社區幹部的邀請,才開始了一連串與郡九街庄的不解之緣。「他跟我說:新化需要年輕人。那不正是我嗎!」

同樣身為臺南人,許明揚卻是第一次深入了解新化地方。新化核心的舊文化位址—郡九街庄的街屋承襲日治時期的家族故事,一磚一瓦都充滿著時代價值。許明揚為此深深吸引,卻發現家屋的屋主不一定對房子有如此深厚的感情。「有些人是會把老房子當成財產,或是賺錢的工具。」他觀察發現,有不少屋主直接將這些有文化價值的街屋直接翻新、改建,重置成商店賺取收入。「看了真的好捨不得,這樣有情感的空間卻沒有被好好保存。」於是他起心動念,決定策劃以故事策展重新賦予老屋新的可能性,「所以我決定回到社造的原點,乾脆讓自己成為店家。」

傳承屋主的心願,成為最另類的第六代

秉持著「一個家屋就是一個家族的故事」的概念,許明揚前後承接前身分別是「晉發米店」、「長泰中藥房」的街屋。進駐的協力團隊小心翼翼保留店家原本的室內格局、屋樑建材,以影像、文字、座談等多種形式再次勾勒,希望就地展現街屋本身的時代故事,連結在地人不曾觸碰的過去與現在。「策略就是翻轉成新一代的老街,讓他們為自己說話。」

翻修後的「長泰中藥房」,一樓販售有機農產,推廣友善農業;二樓則是保留老屋內裝元件,作為藝文空間使用。(圖片授權/郡九街庄粉絲專頁

悉心照料這些充滿歷史的老房子,許明揚也堅持要延續老屋本身的商業模式繼續經營—於是接手晉發米店,學習辨別米的種類、米的存放與處理手法就成為意料之外的全新課題。「我就很常被問說:你們是米店的誰?第六代嗎?」屋主放手經營權之後,社造團隊的進駐難免要接受當地人品評的眼光,「他們都會開玩笑講說『我們就吃吃看啦,換了人做,好不好吃我們一口就知道了!』」扛下老店招牌的壓力不小,卻也讓許明揚一點一滴更了解米店的故事。「過程中才知道,以前米店有個長工叫陳財得。」

接手晉發米店的經營,許明揚成為最特別的「第六代」,一面學習米店知識,一面傳承這間老屋的文化故事(圖片授權/郡九街庄粉絲專頁

許明揚說,這個人稱「財得伯」的長工米店工作五十多年,始終不變的為一家米店、產業奮鬥終身。「這真的很不容易,新一代的年輕人可能很難想像,以前會有這樣一輩子守著自己職責的人。」接續晉發米店的經營,許明揚也保留店內的相關器具,希望透過物件讓這樣的職人故事在原空間活靈活現。「這不單純是我想這樣做,也是前面幾代老闆的心願。」看著掛在米店牆上的歷史照片,在成為街坊口中的「第六代」後,許明揚本身的文化根系,也慢慢和老街上的歷史變得更加緊密。

那場地方文化的革命,也是確立社造意志的精神革命

然而保存老屋的過程,並非僅止於單純的溝通、再造。在許明揚現今看似穩定經營街屋之前,他曾和團隊一起經歷一場極具傳奇性的文化微革命。「我們原本是用市集、展演的形式,希望凝聚地方對農產文化的關注。反龍燈農藥設廠這件事的發生,對地方是很大的轉折。」

反龍燈農藥設廠的事件影響許明揚至深,為了守護這塊文化、農業的淨土,他和團隊一起經歷了一場記憶難以磨滅的環境革命運動。

2014 年龍燈農藥廠的進駐,等同是將一臺巨獸駛進純淨的新化土地。秉持著維繫地方原貌的精神,許明揚集結當時的夥伴,串連地方各組織進行了一場環境抗爭,希望能夠保留臺南這塊淨土。「那幾天夥伴都很擔心我的出入安全。」許明揚回憶道:畢竟他當初面對的是財團的龐大勢力,小小的文化組織怎能輕易翻盤?然而最終環境陣線的努力果真撼動地方居民的認同,讓龍燈農藥廠的計畫就此止步。「有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經過那次事件,我們團隊資本幾乎歸零,」他接著說,「我也才意識到:就算真的有人身安全,但為了新化,我的命都可以不要。」一場環境革命,不只守下他所牽掛的土地,也感受到自己是真真切切用生命實踐對新化的承諾。

對老屋的一磚一瓦暸若指掌,並期待能再創造更多可能—許明揚正用行動實踐他對新化的承諾。

現在已經成為老街的一份子,雖然仍有許多歷史故事仍等待被挖掘,「但至少可以同理居民的想法、得到他們的信任和接納,慢慢有感覺自己不是外人了。」許明揚遇見新化後的一路走來充滿挑戰,感謝在老屋保存的文化工作裡,有文化部「青年村落文化行動計畫」的資金挹注,讓團隊的行動和計畫能夠被加速進行。

如今面對街區,要串連眾人的共識和理想仍有一大段路需要努力,「但新化這裡已經有我的情感轉移,在這裡投注生命歷程這麼多,這裡其實也是我的家。」相信自己和團隊的創造力可以延續更多可能,「就是一種對土地的承諾吧!自我期許:只要有我在的地方,那個地方一定要更好。」把慢慢淡化的土地情感和文化價值建立起來,終有一天能看見街屋重現風華。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