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洋客回家:金門青年用創意奠定百年後風貌-插畫家五七(下)

在臺北、臺中、高雄等直轄縣市,你是不是偶爾會遇到來自金門、馬祖或澎湖的同學或同事,他們可能都是大學才到本島來,回家工作似乎不是他們的第一選擇。但在過去二十年間,這種情況慢慢有了轉變。數據顯示有越來越多離島人不再離開家鄉,而待在外地唸書的年輕人,心態也有了巨幅轉變──返鄉工作成為選擇。

五七回到金門後的第一個創作。圖中為五七

插畫家五七(左)和哥哥吳驊(右)自高中便離開金門,三十歲後回金門創作

沒聽過插畫的插畫家,咬牙踏入創作之路

對來自金門的插畫家「吳騏」(又名:五七)來說,或許 30 歲正是一個徘徊留在城市或返家旋轉門間的重要時刻。從小喜歡塗鴉,稱自己「只愛畫畫,也只會畫畫」的五七,高中時考取臺北復興商工夜間部,開始走一條金門人的必經道路——離家唸書。接著進入臺藝大視覺傳達系,當時正流行幾米和彎彎的插畫,從小只覺得自己在塗鴉的五七才知道原來有一種形式叫做「插畫」。但當時的插畫風格過於寫實,和他從小在腦袋創造和書桌刻下的幻想角色差異太大,他一度很茫然,究竟自己的定位是什麼?和其他插畫家又有什麼不一樣?

於是他先一腳踩進了商業市場,用現實機制來錨定自己。從幫出版社和雜誌畫插畫開始,參考前輩們的寫實畫風,且戰且走。然而事業在投入的第一年毫無起色,像是在做代工隨時可以被替代。五七因而暗暗下了決定,當大家都還在玩樂的大二時期,他逼自己每天都要創作,且畫的東西要能夠表達自己,半年後他的堅持開出花朵,甚至開始有廠商探尋合作機會。

➤五七插畫中的人物角色多變,包括夢獸和鳥人,移居臺灣本島生活後喜歡上金門守護神風獅爺,夢想在金門畫 100 隻風獅爺壁畫

五七的創作內容多是天馬行空的形體組成,透過畫面巧妙的安排,能夠和觀眾產生不同對話。11年很快過去,當初第一次知道有插畫這東西的少年,已成為商業設計界中插畫的箇中高手。然而在商業與創作之間的拉扯卻越來越緊張,剛好申請上金門敬土豆工作室「點沙成金」駐村計畫邀請,在老家金門待了兩個月,和陶藝家爸爸民伯、插畫家哥哥吳驊共同完成三面當地特色的壁畫。按件計酬的續航力減弱、職場倦怠來襲,30 歲的他,想起了家。

來自金門記憶的衝擊,讓他從接案者出發想為金門做更多

往返金門和本島間,五七總在踏上家鄉土地時得到衝擊,有時是想起年少赤腳跑在沙灘的赤子之心;有時想起扮演家中風獅爺角色,守護家裡的奶奶,準備茶點帶自己上頂樓看月亮的快樂年代;有時想起家道中落前,爸爸載飲料巡迴軍營福利社的背影。騎在既熟悉又陌生的道路上,會有很多想法像野貓從草叢突然跳進馬路產生碰撞,刺激來得正是時候。從一個藝術創作的接案者,轉變成策劃和教育的策展人,是金門讓五七有了這樣的可能。這學期開始,五七和身為陶藝家的父親「民伯」,將一起擔任金門國小藝術社團老師,彌補過去自己只愛畫畫卻沒有人教的遺憾。他也把金門和臺北的記憶揉合腦袋天馬行空的圖案,用畫筆創造沒有不可能的金門世界。

經歷城市商業設計洗滌後,將家鄉傳統元素風獅爺和古厝加入美感設計,重新創作金門特色的精緻插畫。圖為壁畫作品「青年扛輦」

醞釀跨時代的能量,凝聚返鄉青年的泡茶間

金門鄉里每間廟旁一定會有一個開放式泡茶間,供三五好友泡茶聊天。過去人群聚集是因為信仰,現在則是有志為金門奉獻的當代戰士們交流合作的集合點,一個可以交新朋友、討論議題和享受老房子的空間,而「後浦泡茶間」就是這樣的存在。「活動可能一次有 300 人參加,但我們一年頂多辦兩場」,敬土豆工作室的共同創辦人兼後浦泡茶間經營者王苓接著說「但經營一家店,大家就可以每天來」。雖然偶爾整天生意抱蛋,令第一次開店的王苓與店長洪亭棣心生畏懼,但也陸陸續續有想要租老房子的路人、好奇的居民和金門大學學生開始來這裡喝茶聊天,把這裡當日常生活的一站。

敬土豆工作室和五七,前者保存歷史、後者想像未來,不約而同都在大城市打滾衝撞,也都在三十歲過後有了「想要回家做點什麼」的衝動。兩者除了都是用藝文形式包裝傳統,說好故事喚起眾人故鄉意識。

➤ 57與家人吳璿和邱希文在爸爸的老店原址開餐館「究食堂」,希望這個空間可以成為年輕人擦出夢想火花的地方,預計三月份開張。

後浦泡茶間位在武廟旁,結合老照片和展覽,創作新型態的泡茶間。

過去五十年、一百年的歷史,讓敬土豆工作室和五七找到講自己家鄉故事的方式,他們也正在奠定下一個世代該如何看待金門的方式,既像一個考古團隊,也像開創新航道的出洋客,綻開風帆、迎風啟航。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