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餐桌的美味守護者,從做假牙到抓魚的養殖職人鄭弘毅

「來,這條送你。好吃再來跟我買。」每當有客人站在魚攤前猶豫不決,得春養殖場老闆鄭弘毅,總會霸氣地這麼對客人說—而這招從未失效!和市場熱絡叫賣的生意人不一樣,老實木訥的鄭老闆雖然不擅言詞,但卻對自己的魚有十足堅定的信心。網路上幾乎無法找到關於得春活水石斑養殖場的資料,但他們的客人一買就是三代忠實客戶,知名度都靠口耳相傳,相互介紹。位在澎湖離市區不遠的西衛里沿海,只有一面牆寫著「得春石斑養殖場」,比起經營臉書官網,得春的行銷很傳統,卻穩紮穩打的贏得在地人的喜愛。

半世紀家族魚塭 海養大的孩子終將回家

得春養殖場從民國六十年開業,一開始是隔壁鄰居飼養魚苗,後來開始有人在西衛蓋魚塭,漸漸形成養殖產業鏈,鄭弘毅的阿公也在此時加入。鄭弘毅從小就是在海邊長大的孩子,課餘時光都和大海密不可分,無論是到海裡游泳、潛水、撿貝殼或是幫家裡抓魚,都和水脫不了關係。肩負同是長孫和長子的身份責任,如今在爸爸、阿公相繼過世,接手的親戚身體每況愈下後,回鄉繼承家族事業的念頭越來越清晰。「這是阿公白手起家的事業,不能在我手上斷掉。」身為魚塭第三代老闆的鄭弘毅曬了一個夏天的太陽,又接連接受東北季風兩個月洗禮的橘褐色肌膚,風痕壓在乾燥龜裂的眼角,應該是三十出頭歲的男子,看起來比同齡者還要成熟不少。一個海養大的孩子從沒想過,他成天在魚塭玩耍的童年記憶,有一天會變成人生事業。

➤得春養殖場共有五個魚塭池,走道中間的閘門是唯一的換水孔,冬季海水水溫低連帶換水次數也會減少。

從齒模工匠到養殖職人

鄭老闆剛退伍時,到臺北擔任最大齒模接案公司的牙技師,在師徒制的行業裡,半年後便從學徒出師。透過牙醫師接單,將印製好的模型雕刻成金屬或陶瓷假牙,製作一顆金屬假牙工時約需 12 小時,一顆陶瓷假牙步驟更為繁複,需要 24 小時以上。職涯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從細活變粗活,但雕刻齒模所需要的耐心與靈巧,他一起帶回了澎湖老家。而雙手也在繼承老家事業的四年間磨出了風霜:被桶子刮傷的、被活石斑魚鰭割到、或被礁石劃破的,掌心多了好幾道大大小小的裂痕。

把魚當孩子照顧 365 天全年無休的魚爸爸

澎湖的魚塭沿海而建,每天的潮汐自動換水,還會帶來各種魚類。明明養的是石斑,總能在清理魚塭時,撈到青嘴、黑點、豆仔魚和象魚⋯⋯等魚種。提到為什麼澎湖的海鮮吃起來鮮甜,魚肉彈性細緻,鄭弘毅說因為澎湖是活水,比起臺灣本島需要抽地下水來換水,水質一定比較好。

過去養殖漁業只需要專心養魚,祈禱不要有寒流來襲,現在競爭者增加,還必須身兼魚的保母和銷售員。比起其他魚塭老闆的高齡與老經驗,鄭弘毅的年思維更有彈性、也更能接受別人給他的意見,讓得春養殖場活絡出新的風貌。

➤從釣魚、殺魚、抽真空、寄送到建議料理方式,鄭宏毅提供一條龍服務。

「我都把魚當孩子照顧」還沒成為人父的鄭弘毅說。剛放魚苗的前三個月,要每天巡視魚塭數次,看魚適不適應環境、有沒有食慾、吃的飼料是否沒有問題,若是吃得不夠多,就必須停餵一到兩天,等到找出問題在繼續餵餌。魚苗的魚飼料得把一早從魚市場買到的雜魚絞細,花在打細的時間越長,得有足夠的毅力耐住強行灌入鼻腔的濃烈腥味,腥氣循環在每一口的吞吐與腦海裡,至少三日不散。

家裡的魚塭一直都是傳統方式養殖,有時候存活率低於一半,會讓他連續好幾天失眠,連在夢境裡都在檢核步驟,就是執著的想要找出癥結點。而澎湖養殖漁業最怕的就是氣候,一隻石斑從魚苗到一公斤以上的成魚,需要養一年半,若不幸遇到一個霸王寒流來襲,這段時間的心血就有可能全部放水流。但當一池的魚都能順利長大,便是養殖人最有成就感的時候,所有風吹日曬雨淋的日子,都是等待豐收那一天的日常。

➤在魚塭直接用竹竿釣魚,大概每 30 秒就能釣到一隻。太小的會在被丟到身後的魚塭中繼續長大。

接家業是為了傳承,當年拿著一根竹竿就跑去海邊釣魚的小男孩,變成擔負家族事業的魚塭守護者,一顆心懸掛著無數生命,一雙手撫育澎湖最美味的記憶。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