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著節拍尋回原鄉初心,在臺東東河跳起在地驕傲

圍圈赤腳踏出節拍,默契展開無伴奏的聲部輪唱,悠揚的歌聲堆疊出撼動人心的旋律—眼前原住民的歌舞表演來自臺東東河國小的孩子,他們發揮流在血液的天賦,用宏量清脆的嗓音詮釋傳統歌謠,引起觀眾靈魂深層的共鳴。

近年來,臺灣原住民的文化慢慢被國際看見,然而在來自世界各地的「Bravo!」、「Encore!」的掌聲背後,文化保存的現況卻岌岌可危。少子化,人口外流、資源相對短缺;新一代的孩子不再講母語、對傳統歌謠陌生,加劇文化精髓的流逝。

有感於此,近幾年有不少藝術家、教育工作者致力從基層推廣做起。國際知名舞蹈家布拉瑞揚.帕格勒法、東河國小校長姚乃仁,以及東河國小駐校護理師高惠美都希望為孩子的夢想、為原鄉文化盡一份心力。中國信託文教基金會「夢想+圓夢工程」《那麼會跳的夢》牽起夢想的兩端,讓布拉瑞揚和孩子共同「舞夢」!孩子們開始學習吟唱部落歌謠、體驗現代舞,孩子們不但在臺東縣學生舞蹈比賽勝出,更在 2018 年阿棲睞藝術聚與「布拉瑞揚舞團」的舞者共同創作,享受藝術帶來的喜悅,滋養臺東土地不可取代的文化驕傲。

➤《那麼會跳的夢》讓新一代的原住民孩子重新站上屬於他們的舞臺,並以自身土地文化為榮。

用唱跳留住原鄉傳統:駐校護理師高惠美

「剛開始是我們的孩子自己說,看到別學校的小孩在唱歌跳舞,他們也想學。」十幾年前,受東河國小主任之託開始帶學生學習傳統舞蹈,同時也是駐校護理師的高惠美,因為不是專業出身,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教學方法、請教部落的長輩指導傳統曲目,再到學校傳授給孩子。起初因為學生人數多、還能篩選加入舞蹈訓練的孩子,日漸受少子化的影響,東河國小一度好幾屆組不了舞團練舞。

「真的也是沒辦法,今年布拉瑞揚老師進來,才又有機會再帶! 」目前全校不到 40 個人,其中就有 24 個人在跳舞。

 

因個人對舞蹈的興趣,東河國小駐校護理師的高惠美在十多年前就受當時主任之託,在課餘時間帶孩子們唱傳統歌謠、跳舞。

「以前都是單純教舞蹈動作,現在感覺得出來小朋友很開心,每個都變得很有自信!」說到孩子們的改變,高惠美說,因為布拉瑞揚老師引導孩子隨著音樂即興發揮,並將這些動作編排進作品中,在認識自己族群文化歌謠的過程裡,間接鼓勵他們在舞臺上更勇於表現自我。「這次因為『夢想+圓夢工程』邀請老師來,我也被老師的理念感動。」對於布拉瑞揚希望能發揮他所擅長的舞蹈藝術,重新喚醒在地的原住民文化精神,高惠美表示,當初她請教部落長輩教唱,也是源自相同的初衷。「我會有這樣的想法,留住自己部落的東西,因為那些歌謠會唱的人越來越少。我在這裡這麼久,我們應該也可以這樣做。」重建傳統文化的風氣並不容易,但要教,就該從孩子開始。「接下來希望可以邀請部落耆老帶孩子唱歌。」無心插柳而後成為兩代文化橋樑的高惠美,盼孩子們在熟悉旋律中,能拉起彼此的手繼續歌唱。

多元學習就是陪孩子和土地一起生活:東河國小姚乃仁校長

「22年前剛接任導師就在東河國小,考上校長派駐外地,能回到熟悉的環境和人事物感覺很好。」過去在東河國小展開教育工作,這學期才回到初心舊地服務的姚乃仁校長,和花東地區非常有緣──依山傍海開闊的環境,洗滌在這裡工作、生活的人們的身心靈。「雖然一天要開 40 公里上下班,但在這個過程的風景、景物,是西部老師很難接觸的。」姚校長表示,東河也因應自然環境的條件發展水域活動「衝浪,近幾年很流行,東河吸引很多外國人、觀光客,孩子接觸的人也越來越多元。」有這些課外學習的刺激,加上原住民孩子天性活潑、勇於嘗試挑戰的性格「會思考在地環境,可以成就什麼樣的事,你希望帶這所學校的師生往哪前進。」

➤重回二十多年前服務過的東河國小,姚乃仁校長(圖右)期許自己能帶著學校師生發展小校特色(圖左:布拉瑞揚)

詳盡分享東河國小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學生家庭背景的組成,結合過去在電光國小的教育工作經驗,姚校長侃侃而談校內的多元學習發展——回到教育的本質,無論是原住民的歌舞文化傳承、或是順應在地產業的發展契機「我的工作最重要的事,讓這些孩子的這個階段的學習歷程不虞匱乏、發現自己的天賦。」現在東河國小正積極發展學校特色,「夢想+圓夢工程」《那麼會跳的夢》也成為最好的催化劑,姚校長以自身教育理想作為出發點,與師生齊心推動這塊多元學習的巨石,希望將機會延續下去,為在地文化的靈魂注入更多活力。

離鄉追夢,發現追尋的終點是回家:舞蹈家布拉瑞揚・帕格勒法

「在我的編舞生涯裡,我一直覺得自己是空的。」帶領東河國小的孩子用肢體表達、讓他們在課堂外從舞臺表演建立自信,知名舞蹈家布拉瑞揚卻這麼說。來自臺東,並身為排灣族的一份子,他當年如願成為林懷民老師的子弟後,更跨足美國,前往紐約林肯中心為知名舞團瑪莎葛蘭姆編舞。在舞蹈領域享譽國際,離夢想越來越近的布拉瑞揚,離家卻越來越遠;在國外舞臺迎接謝幕如雷的掌聲,思鄉的念頭也同時襲來:「如果有一天,我有自己的舞團,然後可以牽著我自己的舞者謝幕。」這個力量驅使他往前推進,往「家」的方向走。

➤布拉瑞揚(圖中)踏上滋養他成長的臺東,走進教育現場,為下一代的藝術啟蒙繼續耕耘。

「不是因為我已經到了某個高度我才回來,反而是因為我不夠、太少了,所以我才回來。」重新踏上臺東的土地成立「布拉瑞揚舞團」,取自臺東依山傍海的自然環境作為靈感,創作《漂亮漂亮》、《阿棲睞》等作品巡迴,回應原鄉帶給他的驕傲和力量。「我成為一名舞者之後,有沒有可能在一百場演出裡,讓一個、兩個孩子也可以鼓起勇氣,勇敢地和他爸媽說『我也要跟他們一樣』?」像是回應過去受到雲門舞集的啟發,同時也希望舞團的力量能發揚原住民的精神,布拉瑞揚帶著臺東年輕的舞者,進入校園、來到東河國小,教孩子在悠揚的傳統節奏裡舞動自我「很自然想說可以藉著某些專長,去做一點分享。」回到原點,用藝術長才接軌教育領域,布拉瑞揚老師踏上滋養他成長的土地,為下一代的藝術啟蒙繼續耕耘。

➤拉起折疊椅、清空教室,「布拉瑞揚舞團」的舞者就這樣帶著孩子翩翩起舞。

如姚校長所分享:「學校要發展多元教育,最重要的就是態度。」無論是在地教唱傳統舞蹈多年,或是在異地成就理想、仍受到故鄉的呼喚重返臺東的原鄉人,東河國小集結了盼望推廣在地文化的共同能量。即便東部仍面臨少子化、人口外流、資源相對短缺等等現實困境,《那麼會跳的夢》讓新一代的原住民孩子重新站上屬於他們的舞臺,同時誘發這裡的師長和孩子,依循以自身土地文化為榮的初心,爬梳先祖歷史脈絡的軌跡、找到自己立足在世界的根基,攜手緩步走出地方光輝的未來。「世界在這裡,就是自己。」布拉瑞揚老師的這句話,就是對這一切最好的詮釋。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