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深藏匾額的世紀謎團,挖掘在地歷史真相 -文史愛好者 李漢鵬

——在故事之前——

彰化文史愛好者李漢鵬,學生時期便因為興趣加入臺灣文學研究社,大量閱讀臺灣作家的作品、其後攻讀臺文所畢業,累積深厚的文史考證功夫。在原本的媽祖信仰研究領域培養出對民間信仰文化的愛好,他蒐集廟宇符令、香火袋及平安符,從文化物件裡爬梳歷史脈絡,更走訪全臺各地研究匾額,並利用工作之餘經營粉絲專頁「匾額微歷史」,分享他的心血成果。

新春走春到廟宇參拜、討個流年吉利,穿梭人聲鼎沸的祈福人潮裡,目光總是會忍不住停留在精緻的建築雕刻之上。除此之外,你還會注意什麼?

「讀匾額像是解謎一樣有趣!」彰化有位匾額達人李漢鵬,對歷史建築特有的匾額情有獨鍾。他在粉絲專頁「匾額微歷史」上,用一張張匾額的圖片看圖說故事,言小可以從中爬梳地方家族的興衰的脈絡,談大則能夠反應當代政治局勢。漢鵬像是穿越古今的文史偵探,在短短幾字的匾詞、上下款的年代線索裡,看透臺灣歷史不為人知的真相。

匾額痴的堅持 徒步走訪全臺集點第一手資料

被稱作是建築物的眼睛,匾額一般出現在古廟、祠堂民居的門屏上,專精研究媽祖信仰文化、時常出入廟宇的李漢鵬,很早就開始對匾額產生興趣。

「它真的很特別,簡單幾個字就能告訴你很多訊息。」

從內容來看,臺灣常見的匾額有光耀家族成員的功名匾、表貞匾,以及廟名匾。而上下款記載的贈匾人與製匾年代,更能推敲出一段百年前在地仕紳的社交軌跡。拿著文史研究前輩林文龍老師的著作《細說彰化古匾》按圖索驥,李漢鵬和夥伴陳柏岑一起依循書裡介紹的匾額,透過雙腳到現場一一探勘。

➤走訪臺灣各地的廟宇建築,李漢鵬(圖中背對畫面者)和夥伴陳柏岑(圖中右下)爬上鐵梯,詳盡用影像紀錄匾額上的訊息(圖片授權/李漢鵬)

「尤其以前這種文史資料的書都不會有人拍照紀錄,我們就專門去現場做這種事。」現在的他們足跡已跨出中部,土法煉鋼的將各縣市闕漏的匾額史實資料完整,不間斷的走訪、紀錄廟宇古厝的過程也讓漢鵬特別有感:「很多人不會把匾額掛出來,我們從剛開始常空手而歸,到現在問到已經成精。」若廟方、祠堂負責人沒特別將匾額掛出,還會特別用話術說服對方,徵詢機會讓他們能夠開開眼界。「曾經有塊匾額就是斷斷續續在好幾年間拜訪六次,最後才好不容易看到本尊。」可見他對於鍾情事物的執著與熱情。

 ➤在臺南新化老廟考察到超過半世紀的老匾額,在拍照記錄之前,李漢鵬把朽壞的匾額部件一塊塊小心拼上(圖片授權/李漢鵬)

➤在臺南新化老廟考察到超過半世紀的老匾額,在拍照記錄之前,李漢鵬把朽壞的匾額部件一塊塊小心拼上(圖片授權/李漢鵬)

足跡遍佈各地 這些匾額的故事令他難以忘懷  

親眼見證、佐以紀錄的匾額粗估已經突破兩千件數大關,然而要排名其中最喜愛的幾件,實在令這位匾額痴難以取捨,但漢鵬對於幾個特別的匾額印象深刻:以位在臺中大肚的磺溪書院為例,此地每年都會在文昌帝君的誕辰舉行千秋祭典,並擲筊杯產生下一任爐主,新任爐主不僅負責隔年的祭祀活動,也同時要從舊爐主手上接下「狀元初步」古匾的保管重任。這項習俗從清末延續至今,已有百餘年的歷史「匾額竟然會跟著爐主跑!這個傳統我真的沒有聽過第二個。」

位在臺中大肚的磺溪書院的「狀元初步」匾額,有相當特別的交接傳統,讓李漢鵬印象相當深刻。(圖片授權/匾額微歷史 粉絲專頁)

而臺中烏日寶興宮「向日貞忠」的老匾額,也同樣充滿歷史色彩。傳聞在日治時代,日本人有意要拆除象徵烏日精神信仰的寶興宮,當地的鄉紳耆老鄭以春便製作了一塊「向日貞忠」匾,希望聊表親日的心意。此舉雖然讓寶興宮躲過被日人拆除的危機,卻不敵戰後來臺的國民黨委員的怒氣,在被勒令不得懸掛此匾後,廟方便把它拆下來交由鄭家收藏,近年才重新還回。「當時看到這塊匾額被燻黑的塑膠布包裹,又剛好是太陽花學運的那陣子,我就戲稱它是民俗的『國防布』!」漢鵬對匾額的釋義不僅止於歷史脈絡的探尋,更有與當下的社會氛圍連結的獨到見解。

➤匾額本身的歷史故事,和現今社會事件的呼應也非常有意思。李漢鵬分享這塊來自臺中烏日寶興宮的「向日貞忠」匾就是其中一例。(圖片授權/匾額微歷史 粉絲專頁)

和粉絲教學相長 追尋匾額的執著只會越挫越勇

看似小眾的知識,透過網路的力量也能集結一股熱血。目前在「匾額微歷史」上百餘則匾額的故事雖然僅是漢鵬史料庫中的冰山一角,但紮實詳盡的內容吸引了不少死忠粉絲,這些歷史愛好者個個深藏不露,不僅和漢鵬有精采的考據討論「他們也會提供不同的研究觀點,我的匾額介紹文案甚至會參考他們的說法修改。」

 ➤滿懷對匾額與在地信仰文史的熱愛,李漢鵬(圖右一)近年也與文化單位合作帶民眾實地走訪導覽。(圖片授權/李漢鵬)

➤滿懷對匾額與在地信仰文史的熱愛,李漢鵬(圖右一)近年也與文化單位合作帶民眾實地走訪導覽。(圖片授權/李漢鵬)

然而在匾額領域已經頗有心得的漢鵬,偶爾還是會遇上翻遍手上所有研究資料、也難以解析的案例。「遇到那種沒有辦法解開的,真的會睡不著。」他分享曾有塊掛在鹿港香鋪老匾額落款寫著「鴻秋」的字樣,令他摸不著頭緒;卻在之後某次機緣下翻閱斗南百年香舖曾家的祖譜,驚覺那是某代當家老闆的字號,一切才撥雲見物!

「做學問就是這樣,你可能會覺得自己大概一輩子也無法知道其中的謎團,但只要在這個領域堅持下去,總有一天會遇到另外一塊拼圖,讓真相大白。」

匾額文化擴散在華人遍佈的地區,東南亞的越南、泰國等地均可見。「馬來西亞的匾額甚至會有英文在上面!」漢鵬興致勃勃的說著他的短期計畫:接下來他預計將腳步跨出寶島、以香港作為第一個海外研究對象,繼續集點蒐集各式各樣的匾額。希望在未來能一點一滴將研究結晶集結成冊,出版專書,微觀的從匾額出發做深入淺出的分享,讓更多人有系統地瞭解它所深藏的文史魅力。

像大航海時代的冒險家一般,漢鵬遊歷匾額世界未知的疆土上,儘管前路人煙罕至、無法一眼望穿盡頭,但相信沿途燦爛風光,將會伴他積累更多的不為人知的故事。

 ➤除了在粉絲專頁分享、授課導覽,李漢鵬正規劃要出版專書,讓更多人能翻閱精采的匾額故事。(圖片授權/李漢鵬)

➤除了在粉絲專頁分享、授課導覽,李漢鵬正規劃要出版專書,讓更多人能翻閱精采的匾額故事。(圖片授權/李漢鵬)

——在故事之外——
李漢鵬分享的匾額故事個個精彩,
編輯特選幾件與您加碼介紹!

想知道更多匾額文史軼事,歡迎點閱匾額微歷史粉絲團瞭解更多!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