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載人筆合一的勁道,成就揮毫的燦爛 -手工毛筆職人 陳耀文

——在故事之前——

位於新北市三重的文山社,在書法逐漸沒落的現代,仍持續經營家傳三代的手工毛筆事業。第二代傳人陳耀文師傅,從民國七十九年便受國立故宮博物院邀請,擔任毛筆技術顧問至今已近三十年。在機械化製筆,凡事為求效率的現在,他仍堅持以手工順理毛料,依循不同的創作需求,量身打造藝術家們揮毫的最佳夥伴。

「來,我們剛剛已經用筷子練習過怎麼綁,現在把自己的筆桿拿出來⋯⋯」陳耀文師傅站在教室前面,帶著二十來位小學年紀的孩子,耐著性子一步步紮筆頭、裝筆桿,毛筆的模樣在一點一滴的雕琢下逐漸成型。

帶著毛邊紙、循著老師的親筆示範有樣學樣、一筆一劃臨摹書法的記憶,在文字溝通幾乎已經全面被電子化取代的現今,似乎就僅停留在學生時代的課堂。而現今課綱修改、書法課被併進藝術與人文課程之後,眼前的孩子甚至大多沒有拿過毛筆的經驗。陳師傅感慨的表示:「寫的人越來越少,所以現在除了賣筆,推廣毛筆教育也很重要。」

 ➤在製筆工作之外,陳耀文也成為 DIY 講師,親自示範每個步驟,帶領學員手工製作毛筆。

➤在製筆工作之外,陳耀文也成為 DIY 講師,親自示範每個步驟,帶領學員手工製作毛筆。

毛筆世家的薰陶 莫忘書法文化的重要

文山社由陳師傅的父親白手起家經營。過去書法是人人都會的必備技能「我還是學生的時候,寫週記就是用毛筆寫!」陳師傅回憶最早期住在臺南鄉村地方,附近就有六七戶人家是在做毛筆。「我推想是因為有需求市場,所以爸爸才會開始做這門生意。」從小就被訓練要去剪動物毛料、用刀片在筆桿上練習刻字,童年除了有在純樸鄉村遊玩的快樂回憶,刻印在腦海的製筆工法,也內化成陳師傅難以外傳的家族技藝。

 ➤滿牆的專訪、認證文件遍佈,陳耀文在製筆業界的專業地位有目共睹。

➤滿牆的專訪、認證文件遍佈,陳耀文在製筆業界的專業地位有目共睹。

而誘使陳師傅推廣毛筆教育最早的起心動念,是因為過去有段時間,臺灣各地曾流行起飆車族風潮。「二三十個年輕人大半夜把街道圍起來,就是要飆車尋求刺激。」他心想:年輕人心思要定,若能培養藝文相關的興趣,或許能導正這樣的社會氛圍。因此陳師傅特別鼓勵老師、家長帶孩子來參與文山社近年積極推廣的 DIY 課程「一堂課就讓他開始寫書法當然不太可能,但至少有接觸,就會是一種契機。」來自家庭教育的影響,他也趁對外講課的機會,和志工媽媽分享用書法培養書香世家氛圍的理念。「陪小孩寫功課你不要看連續劇,就在旁邊練字、抄心經。」笑稱這些媽媽後來對於孩子的轉變大感意外,陳師傅表示:「坐不住、沒耐性都有機會可以訓練,家裡有這樣的環境是最好的。」

紮實訓練搭配實驗精神 創意毛筆僅此一家別無分號

「雖然家裡在賣毛筆,自己是念商科畢業,但其實我最擅長的是理工跟生物。」或許是學生時代培養出的實驗精神使然,在傳統產業耕耘多年的陳師傅,和一般業界的老前輩特別不同。多年前的友人聚會上,他看著擁有細長頸口的洋酒瓶靈機一動:這豈不是能做成筆桿的現成素材?至此之後,陳師傅便秉持著

「任何媒材都有機會可以做成毛筆」

的信念,慢慢發展出「創意毛筆」的事業。加工酒瓶、葫蘆製成筆桿的筆款陸續亮相,或以貓熊毛、山羊毛為毛料的限量毛筆也備受關注。「我朋友現在出國都在幫忙找沒嘗試過的材料,想想也是覺得很有趣!」

多年來經手那麼多手工毛筆,最令陳師傅愛不釋手的得意之作,就屬那件復刻大清康熙皇帝御用筆的創作。那枝筆的真品目前僅剩筆桿保存在臺北故宮,只能從中國北京故宮一幅康熙批奏摺的畫像裡,端見它的全貌。「我自己就在做毛筆,怎麼想都覺得這樣的收藏實在不完整,就有自己復刻一隻的念頭。」於是他花好幾個月的時間學車床、學螺鈿,以黑檀木做胎刻紋,鑲嵌進貝殼後磨圓上漆,前前後後經歷幾年的習製、實作,才將這隻御用筆的風華再現。「曾經有一個北京來的教授好幾次打電話說要出價買,但我就是想把它留在臺灣。」復刻御用筆的珍貴不只是因為它獨一無二,蘊含陳師傅對於毛筆工藝的堅持,更顯其不可多得。


➤復刻大清康熙皇帝御用筆,是陳耀文師傅最得意的手工毛筆創作。

不求富貴 毛筆達人望子成就更多藝術

過去臺灣的製毛筆大廠在現今供需不平衡的狀況下陸續倒閉,在同行紛紛另闢市場、尋求轉型的時候,文山社卻反其道而行。陳師傅堅持手工毛筆的存在必要:「有很多藝術家、書法家一輩子找不到適合自己的筆,因為他們要的是機器做不出來的效果。我們就幫他們找適合的毛料、筆桿量身訂做。」拿到夢想中的毛筆高興得不得了,藝術家們口耳相傳,人人都來找陳師傅客製自己的專屬筆-為藝術家服務,便成為文山社的經營使命。

 ➤陳耀文為每位學員手工在毛筆上刻印姓名,指尖佈滿大大小小的傷痕,是製筆職人的獨有的印記。

➤陳耀文為每位學員手工在毛筆上刻印姓名,指尖佈滿大大小小的傷痕,是製筆職人的獨有的印記。

對於現在慢慢參與經營的兒子,陳師傅傳承父親如初相授的嚴謹製筆態度,更希望把文山社的核心精神傳遞下去。「不要說不賺錢的就不做,會賺錢的才做。」從不認為財富要和金錢劃上等號,在製筆的過程中找到成就感,而後找到興趣持續下去,才是陳師傅所樂見的。過去曾婉拒收藏家高價購買一隻罕見的毛筆,陳師傅說自己當下便和對方吐露真實想法:

「這隻毛筆讓你買回去,不管過多久都還是一隻毛筆。但我如果賣給藝術家,他會用這支毛筆創作更多作品。」

後來那隻筆真的讓藝術家買回。「他還打電話回來直誇『這隻毛筆真的非常好畫!』 」陳師傅轉述這段故事的神采飛揚,就足以證明他這份志業的認同與滿足。

成天握著手機、就著觸控螢幕打字,不妨重拾文房四寶,再次體驗書寫所帶來的平靜。給個機會與自己對話,在運筆吐納之間撫平躁動的心性,並通過對字帖的研究,在一瞥一捺的勁道裡欣賞書法藝術的力與美。「中國字畫是世上少有,能被視為藝術的文字表現,而一支對的毛筆更能成就藝術家所想表現的樣貌。」一席話更顯得文山社陳師傅手藝的無可取代。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