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小熊妹仔回家了,那……其餘斷掌的黑熊呢?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所黃美秀教授,是臺灣第一位入山研究臺灣黑熊的學者,長期致力於黑熊保育。

 

本文作者:白心儀(現任東森新聞台《臺灣1001個故事》、《地球的孤兒》主持人兼製作人)

 

其實我每次到特生中心,心情都很沉重。真的沒有看過這麼悲傷的熊。憂鬱自殘,悲傷落寞。臺灣的山林,應該是熊熊奔馳的天堂,不該成為充滿非法陷阱的黑熊煉獄!這些斷掌熊,無法再野放回家了……。

從去年到今年,為了拍攝節目《地球的孤兒》臺灣黑熊的主題,我接連跑了好幾趟特生中心。同一個時期,南安小熊和斷掌大熊,都被收容在那。當時,南安小熊妹丫正在接受黑熊媽媽黃美秀的野化訓練,等待野放山林。這個好動活潑的小可愛,全身散發著重生的希望和喜悅。但是,就在不遠處,有四頭因為斷掌斷趾,再也回不了家的臺灣黑熊,卻哀傷絕望,憂鬱自殘。

阿里是一隻憂鬱的熊,對人類有很深的戒心,時常出現自殘行為。

先說阿里吧!我從沒看過這麼悲傷的熊。大多數的時候,阿里都是無精打采的厭世神態。阿里的右後腳只剩下一個趾頭,攀爬能力大受影響,而腿上一塊形狀像十字的傷疤,是牠經年累月自殘抓咬的痕跡。

阿里出生沒多久,就失去了母親,陌生人一靠近,他就會不安地吼叫。

出生幾個月,阿里就被獵人的套索斷趾,還眼睜睜看著媽媽被殺,從此,牠對人類有很深的戒心,只要陌生人一靠近,牠就會不安地發出低吼。我們的鏡頭,甚至捕捉到阿里的眼淚。

是傷心落淚嗎?阿里的淚水,有太多心酸故事。

我詢問黃美秀老師,熊,也會流淚嗎?老師說她沒看過,也有可能是熊的眼睛不舒服。但我寧願相信,那是牠的淚水。因為,被禁錮在狹小籠舍的每一天,都像生命的凌遲。

 

小熊是特生中心收養的第一隻黑熊,是一隻三腳黑熊。

阿里的鄰居「小熊」,其實是一頭老熊。牠是四頭黑熊當中,最「資深」的一個,也是特生中心收養的第一頭臺灣黑熊。芳齡二十六歲的牠,是一頭「三隻腳」。二十多年前,小熊的右後腳被獸鋏夾斷截肢,獵人打死母熊之後,把牠帶回家圈養,直到國家公園警察上門查緝,小熊才被轉送特生中心收養。

小熊的右後腳是被獸鋏夾斷的,此後,牠踏出的每一步既痛苦又吃力。

獸醫曾為牠特製一個義肢,戴上去以後,小熊很不習慣,不停掙脫,最後,義肢計劃宣告失敗。從此,三腳小熊就一跛一跛地邊跳邊走,很吃力也很痛苦,既然能不動就不動,體重過重,漸漸變成牠的健康隱憂,「抽血的時候一層油啊!」照養員說,但是幫小熊減肥談何容易,牠甚至不理會周邊的風吹草動,只是張大眼靜靜發呆。

 

黑皮從小被人類偷抱走私養,長期禁錮在籠子裡,導致行為過動異常。

特生中心另外兩位「收容熊」,是一對兄妹。哥哥黑皮,妹妹黑妞,都已經十八歲了。兄妹倆幼時被人類偷偷從母熊身邊抱走私養,雖然幸運保住熊掌,但是長年囚禁在鐵籠內身心受創,出現刻板行為,個性也變得極端。黑皮被送來特生中心之後異常過動,黑妞卻封閉不安、嚴重自殘,牠總是焦躁地搖頭晃腦,還不時啃咬自己的腳板,啃到皮開肉綻,鮮血直流。

與黑皮一樣,黑妞也出現了極端行為,時常焦躁不安地啃咬自己的身體自殘。

 

臺灣黑熊擅長爬樹涉水,奔跑時速快達40公里,活動範圍廣達500平方公里,相當於兩個臺北市的面積,野性狂放的靈魂,被囚禁在方寸之地,熊,能不發瘋嗎?

 

以黑熊當吉祥物的單位有數不清,但研究臺灣黑熊的單位全臺只有一個。

特生中心費盡心思,努力改善熊的憂鬱症。從前年開始就為黑熊設計行為豐富化的訓練課程,教牠們張開嘴,讓訓練員刷牙,檢查牙齒和舌頭,並且伸出手臂,讓獸醫師找血管抽血。這些課程讓一成不變的生活,出現新的刺激變化,希望可以藉此轉移熊的注意力;此外,照養員也會做玩具,藏食物,改變餵食方式,營造豐富化的環境,增加互動樂趣…。但是,這一群無法再野放的落難黑熊,還是鬱悶悲傷。

 

斷掌大大影響了熊的行動力,也囚禁了牠們自由奔放的靈魂。

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所副教授黃美秀,從1998年開始入山研究臺灣黑熊。二十多年前,她捕捉繫放的第一頭黑熊就是斷掌,沒想到二十多年後,將近半數的臺灣黑熊還是斷掌。目前臺灣黑熊的數量不超過500頭,斷掌影響熊的求生能力和繁殖能力,等同是滅絕的開始。在臺灣,非法陷阱和非法狩獵不是無法可管,只是,法規的管理和執法,均出現漏洞瑕疵。根據國內現行的動物保護法以及野生動物保育法的規定,原則上,獸鋏是全面禁止使用,也不得製造和販賣。但是,有心人士把鋼索買回去加工,就變成了致命的套鎖,而原本用來捕捉山羌山豬的套索被黑熊誤踩了,這個錯誤,讓臺灣的山林變成黑熊的煉獄。

斷掌會直接影響熊的生存能力與繁殖能力,而臺灣黑熊的傷殘率高達五成。

二十世紀中,黑熊的足跡曾經普遍存在臺灣全島林地,後來臺灣自然環境過度開發,人為活動過於頻繁,熊的棲地遭破壞,分布面積大幅縮減到原來的四分之一,並且集中在中央山脈一千到兩千公尺的中海拔原始森林,低海拔人口密集的區域,幾乎已經看不到熊了。

 

本文作者白心儀於俄羅斯棕熊孤兒院採訪。

從2016年起,我開始製作主持以「全球瀕危物種」為主題的自然生態節目《地球的孤兒》,拍攝足跡橫跨世界七大洲,穿越地球南北極,帶觀眾探討人類與生物環境的關係,並且深度檢視,極端氣候、棲地萎縮、盜獵濫殺和人類的過度消費,已經造成地球生物的滅絕。

這幾年拍攝過的主題,從南極的企鵝、北極的北極熊、南非的犀牛、哥斯大黎加的樹懶,到俄羅斯的棕熊,紐西蘭的奇異鳥…,即使我爬過南極雪山,走過北極冰原,穿越高溫的雨林…但是,沒有一個物種,比臺灣黑熊更難拍。

是的,臺灣黑熊,比北極熊還難拍!不但數量極少,又「神隱」在森林最深處,儘管我花了兩年的時間,跑烏石坑,玉里,卓溪…,跟著黃美秀老師爬大雪山,紀錄黑熊捕捉繫放的研究工作,以及南安小熊,從野訓到野放的照護過程,但我相信,我所拍攝的,所看到的,僅止是臺灣黑熊生態的一小部分。

 

黃美秀教授對黑熊有強烈使命感,致力於讓黑熊脫離瀕危。

南安小熊妹丫的意外出現,燃起國人長年冷漠的保育意識,也讓大家重新認識臺灣唯一、極其珍貴的原生熊類。以往提到臺灣黑熊,社會大眾最深的連結,多半是吉祥物,地方活動的吉祥物,特產推廣的吉祥物,運動會的吉祥物…,但是,這個臺灣山林的王者,我們對牠的了解,又有多少?而我,也因著這個上天派來的保育信使,有機會完成臺灣黑熊的節目拍攝,我更衷心期盼,我的紀錄報導,能對臺灣黑熊族群的存續,產生小小的貢獻,這也是我製作節目的初衷和理想。

阿里,小熊,黑皮,黑妞,這幾頭際遇讓全臺灣心碎的斷掌黑熊,真的希望牠們是臺灣山林最後一批的難民了。地球上任何物種,都不應該這樣被對待。

 

-----------------

為黑熊族群存續,感謝保育團隊及研究人員一切的努力;也讓我們一起祝福珍貴的臺灣黑熊,能在山林中生活安好。

關注臺灣黑熊的訊息,或者想為臺灣黑熊,盡一份心力,請聯絡台灣黑熊保育協會
地址:臺北市中正區北平西路6號5F-2
電話:02-23818696

熊出沒通報系統
-----------------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