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面無私的海洋包青天 — 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警察隊小隊長 蕭再泉 專訪

——在故事之前——

上網搜尋蕭再泉,多半可以連結到這樣的新聞標題:「小隊長努力海洋保育無假期」、「執法喬不攏,蕭再泉再槓海管處」、「早上告發7人違法釣魚,晚上蕭再泉機車被惡整」。這位性格剛直的傳奇人物,正是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警察隊的小隊長。他前後在各大國家公園服務:包含墾丁後壁湖、台江國家公園、雪霸國家公園……,無論是拆除非法獵捕伯勞鳥的鳥網、埋伏山林逮捕山老鼠,抑或是現在執行開罰澎湖南方四島的保護區非法捕撈事件,他都毫無畏懼;在第一線看盡經濟與環境間的兩難後,他更堅定守護環境的信念,因為在蕭小隊長眼裡,自然保育就是最重要的正義。從最初期僅有三人奮戰,到現在獲各級長官、大隊長的支持,目前有六位海警駐守南方四島,努力與成果有目共睹。

「開封有個包青天,鐵面無私辨忠奸……」紅極一時的電視主題曲一下,你的腦海是否已經出現黑面包公升堂辦案,充滿威嚴的模樣?在澎湖南方四島這裡,有位任職國家公園警察隊的隊長,彷彿是包公再世,以與生俱來的正義感捍衛海洋資源,幾乎可以說是律法的化身。受訪時他鏗鏘有力的表示:「不依法行事,那麼劃分再多也只是紙上保護區。」

他,就是人稱蕭小隊長的蕭再泉。

➤蕭再泉過去任職台江國家公園六孔小隊,在七股潟湖插旗護蚵。(照片授權:蕭再泉)

鐵面無私小隊長 執法嚴苛源自柔軟的海洋夢

蕭小隊長出了名的執法嚴苛,讓他備受保育團隊推崇,相反的,也成為許多漁民的眼中釘–有他在的地方,受管制的海域就是不能進行捕撈活動。

「大家都不想當壞人,但一定得有人出面這樣做。」

➤蕭再泉在墾丁國家公園後壁湖小隊的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說明。(照片授權:蕭再泉)

出身澎湖的蕭小隊長,從小就對海有難以割捨的情感。初任員警在鐵路局服務七年,無意中翻閱警光雜誌,看到一則關於墾丁國家公園警察勤務的文章,那刻彷彿找到畢生最夢幻的職業。

「接觸大自然的警察欸!我看到就覺得想去,所以自己寫報告請調。」血液中的正義基因作祟,在墾丁國家公園警察隊後壁湖小隊實行海洋保育的工作,隨後成為他生命最難以取代的追求。這一切都源自於蕭小隊長深信不疑的海洋夢:

「潛水客去帛琉拍的影片,就是一下水就可以被魚牆包圍那種。
我知道臺灣海域經過努力,絕對也有條件可以變成那樣。」

被冠上正義魔人之名 仍毫無畏懼的堅守立場

墾丁特有的南洋風情與海上休閒活動備受歡迎,然而當初蕭小隊長被派任墾丁國家公園警察隊時,當地從事水上產業的業者便和他訴苦:「帶客人浮潛都看不到魚!小隊長我們來把海洋保護好吧!」當時正好有一群生物學家在進行馬糞海膽的復育實驗,蕭小隊長便決定從執行海膽保護工作開始。

「成效很好啊!加強取締、教育勸導兩年的努力下,我們讓海膽變成兩萬多顆!」他讚嘆大自然的無可限量,並深受感動。蕭小隊長用復育成功的好成績趁勝追擊,向主管機關提出要擴大保護海洋生物的計畫,在漁會總幹事、里長、鎮代表,恆春鎮林金源鎮長與墾管處的支持下,原有的 90 公頃的保護區範圍擴增成 180 公頃,更成立海洋志工隊,增添團隊人手予以協助。

➤蕭再泉被派任墾丁國家公園警察隊時,投入復育馬糞海膽的工作。(照片授權:蕭再泉)

然而可捕撈的區域受限,漁民、釣客為了填飽肚子、貼補家用,向地方民意代表陳情,連帶讓蕭小隊長的長官備感壓力,要求他放寬限制、體諒民意。面對如此回應,為海洋環境盡心盡力的蕭小隊長被激起嗆辣性格:「我就曾經跟我的長官說:『官字有兩個口,也不代表你比較會講話、比較有理!』」不怕丟掉飯碗,只怕對的事情沒有人堅持。

點出漁業枯竭的主因 嚴行執法盼達成雙贏

以保育環境為前提據理力爭,進而衝撞當地既有的漁民生息,令人不禁想問:這樣的執法正義會不會只是兩派的觀點不同,而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呢?對此,近幾年轉調回故鄉澎湖的蕭小隊長語重心長地表示:

「漁業會枯竭,就是因為過度捕撈。
現在在澎湖南方四島推東西吉廊道,
就是希望把海洋保護好,連帶讓漁民有永續漁獲可以抓。」

水產資源擁有再生性,但都需要休養、繁衍才能生生不息。海洋復育不僅需要時間、更需要各界配合才能讓轉變有感,「我的臉書最近也有年輕漁民來支持留言,這幾年觀念一直在改變,他們也認為保護區是不錯的。」

➤蕭再泉(左一)與澎湖水產種苗繁殖場前往南方四島東吉放流高經濟魚苗「條石鯛」。期望藉由南方四島加強保護,讓魚苗成長繁殖,豐富海洋資源。(照片授權:蕭再泉)

蕭小隊長說自己沒什麼人脈背景,只能期待有志同道合的朋友相挺。近年他以 個人臉書 作為自己的執勤日記,推廣海洋保育意識,也讓更多人了解任職國家公園警察隊的難處與酸甜苦辣。無論是被水上休閒活動業者黑函誣陷,或執勤時發現公務機車鑰匙孔被有心人士灌滿快乾膠,嚴格執法的三十年來大大小小的阻撓如影隨形,不過蕭小隊長卻說:「從來沒後悔也沒有想要放棄,對我來講當然有阻力挫折,但那些都會撥雲見日。」

➤蕭再泉執勤時發現公務機車鑰匙孔被有心人士灌滿快乾膠,面對這樣的惡意對待,他回應:我的執法決心沒有那麼容易被打敗!(照片授權:蕭再泉)

即便每次勸導、每次開單取締都只是微小的改變,然而所愛的海洋生態在這些點滴累積中有所起色,那份成就感就足以支撐他持續下去。「灰心的時候會下海去浮潛,覺得自己再次被海洋拯救,就要繼續堅持。」蕭小隊長這麼說。

在臉書上絲毫不畏懼酸民的攻擊與質疑,也有朋友開玩笑勸蕭小隊長:「獅子何必理會狐狸?」對此他本人一改談起海洋生態的振振有辭,回到澎湖在地居民的樸實內斂,緩緩地回應:「但我覺得我不是獅子,我是一頭傻傻前進的牛。」他說自己做的事既不偉大、也沒什麼學問,反而是致力幫他擴大海洋保育理念的臉書好友們,才是他心目中真正代表正義的獅子。工作 30 年受到如此關注,只因為堅持著一個信念,那是就是蕭小隊長的獨特之處。言行實實在在的呼應他自己相當認同的工作核心價值:

「保育不乏談理念、用心實踐最珍貴。」

➤蕭再泉(左一)搭上巡邏艇拆除無主違法底刺網。他表示:自己做的事既不偉大、也沒什麼學問,工作 30 年受到如此關注,只因為堅持信念。(照片授權:蕭再泉)

現在蕭小隊長回到家鄉澎湖南方四島服務,這裡是他熱愛大自然的開始,也是他即將退休卸下執法身份的所在。但返鄉定居的安定感並沒有把他守護海洋環境的熱情打折,「我計劃好了,未來想做澎湖海洋保育的志工! 」蕭小隊長退而不休心境,永遠和海洋相連不離。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