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撩落起打拼,五塊社區花生香人情味更香

盛產花生的五塊社區,與其他偏鄉社區一樣,面臨人口老化的問題。

雲林,每年出產全臺七成花生,位於雲林的元長鄉,有落花生的故鄉之稱,由濁水溪、虎尾溪、北港溪沖積而成的平原,土壤裡大量的鈣與充足的陽光,讓這裡的花生特別香甜好吃。

五塊社區街景。

在元長鄉有個五塊社區,這個社區裡沒有觀光景點,面臨著與其他偏鄉社區一樣人口外流的問題。走進社區,周遭相當寧靜,路邊跑過一隻橘貓,眼角可見老人家們坐在榕樹下乘涼,以及社區裡的信仰中心聖奉宮,緩緩燃燒的香柱煙氣裊裊。

當地的信仰中心,主祀神佛為蘇府千歲。

「啊!你們好!」一個渾厚又有精神的嗓音劃破寧靜,五塊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瑪莉姐精神抖擻地對著我們打招呼,臉上是燦爛又樸實的笑容,招呼著我們的到來。

小朋友們從社區活動中心魚貫而出,頓時間,社區突然整個活絡了起來。

社區小朋友表演起武術,有模有樣。

「這些小孩子的爸媽齁,大多都務農,早上四五點就出門,在外工作一整天,小朋友幾乎是沒有人陪,就是一天拿個一百塊叫小朋友自己處理。」同樣身為人母的瑪莉姐,緩緩與我們分享目前社區的現況,「當爸媽沒有時間去管小孩子,小孩的生活習慣就要靠社區去建立。」

五塊社區常住人口大約五百多人,以老人及小孩居多,青壯年們多以務農為業,瑪莉姐平常在社區裡,主要服務的對象就以老人與小孩為主。家長的陪伴時間少了,瑪莉姐與其他社區志工便絞盡腦汁,設計各類課程,以彌補孩子們原生家庭缺失的陪伴與關懷。

「我們有一門課是教小孩怎麼去買菜,給他錢,他亂花到哪裡去你不知道。」瑪莉姐分享,離五塊社區最近的超商要騎二十分鐘的腳踏車,這一趟購物路出去,沒有好好規劃可不行,「我們教小孩怎麼上市場買菜、挑菜,錢怎麼分配怎麼花,這樣的自立能力是需要慢慢建立起來的。」

蔡秋桐故居,為臺語文學作家,也替五塊社區增添了一些文學味。

這裡的學校,一到六年級學生僅三十幾位,社區裡,幾乎每個人都認識彼此,但瑪莉姐認為,深入的陪伴才是孩子成長中最重要的事情。

「小孩在學校也會面臨壓力,你要讓他有個出口可以抒發,我有時候還要去跟學校溝通,叫學校不要給太多功課,小孩壓力會很大。」瑪莉姐講著講著就笑了,然而話鋒一轉,她也道出了當中的為難,「家長有時候不能理解,所以有時候我們說服的對象,不只是學校,也有家長,時常卡在中間。」

社區裡的孩子,一起投入社區營造,透過彩繪圍欄,讓社區的顏色更加繽紛。
社區裡有隻小貓,是平時孩子們的最佳玩伴。

瑪莉姐看著這些孩子,臉上滿是欣慰,她說,經營社區將近十年的時間,發現孩子真的是讓一個社區「活」起來的關鍵,有孩子的地方,其他年齡層的人也就跟著被帶動了,連老人家也都開始有活力起來。

「我們也有做老人關懷,長青食堂,週一到週五都請老師來帶課程,要延緩這些老人家的失能,還要幫他們紀錄身體健康狀況。」瑪莉姐說,「很神奇喔,這個方案執行才十個月而已,現在社區的老人家很願意主動出來。

老人跟小孩一樣,缺少的只是陪伴而已。」

社區的老人家,平常就在榕樹下聊天、消磨時光。
社區阿公阿嬤的才藝課。(圖片來源/瑪莉姐臉書)

五塊社區的社區營造成果有目共睹,然而,走到目前的榮景並不容易。經營社區最難跨出的第一步,就是要讓社區裡的人願意走出來有所行動,這條路,五塊社區走了十年。

早年,瑪莉姐與先生住過臺北、新竹,以做生意為業,後來,先生的父母親身體狀況欠佳,瑪莉姐主動提議,「那就回家吧!」兩人果斷地放棄了既有的工作,回鄉務農。

瑪莉姐的先生,吳永修,也是時任的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認為雲林不該成為文化沙漠,在積極的多方媒合下,打造了社區裡的第一個圖書館「讀冊館」。

「很多善心人捐書過來,那時候我們沒有社區中心,讀冊館就是我們社區凝聚力最大的地方。」瑪莉姐回憶,過了兩年,瑪莉姐接任理事長一職,一做,就是八年。

瑪莉姐(下圖左)與先生(上圖右)一起,在社區營造這條路上走了十個年頭。

「我先生齁,就是很會出一張嘴,結果事情都我在做。」瑪莉姐笑著埋怨,「一開始也是覺得顧肚子很重要啊,但營造社區這件事情你不做就沒有人做了,你會有個責任感,就這樣一直做下去了。」

社區的孩子,用花生殼作為基底,打造社區的食農小農地。

從沒有到有,開拓的過程困難重重,先生吳永修時常笑著說「這是另類的潛能開發」來安慰瑪莉姐。

「他說他不知道自己老婆有那麼大潛力。」瑪莉姐戲劇性地大大嘆了口氣,但下一秒又笑了開來,「我後來覺得他也沒說錯,我學到最多的就是忍耐,學會忍耐齁,夫妻關係反而變好了!」

社區活動中心,時常舉辦提供給老人與小孩的課程,也是凝聚社區人心的所在。
以前社區共用的碾米廠,社區將其改造成一個歷史展示空間。

與先生兩人紛紛投入社區營造,不免好奇,那孩子呢?孩子是怎麼想的?

瑪莉姐說,社區裡的青壯年,大部分都還是很務實過活,腦子裡想著的就是如何填飽肚子、做精緻農業。兒子平常務農,也是會埋怨媽媽心思都放在社區裡,做無給薪的工作,又吃力不討好。

「後來他看到我們社區經營是有成果出來的,心態就慢慢調適,抱怨也比較少了。」瑪莉姐說,「這跟其他社區的人一樣,一開始都不知道我們在搞什麼,甚至會因為不了解而產生誤會,他們不覺得有人會願意在沒有任何利益的情況下去做這些事情。」

社區新造的披薩窯,所有使用的器材都是天然再利用,屆時若要拆除也相當方便。窯上的彈珠是社區裡的阿公特地拿出珍藏已久的收藏品來裝飾。

社區若無凝聚力,那麼要推動一項簡單的計畫都會變得相當困難,從零開始學起的瑪莉姐,一開始也是撞得滿頭包,後來她轉了念,認為社區是大家的,不是一個人的,每一個人的聲音都很重要,即便是批評,也要把好的建議聽進心裡去。

「調整心態很重要,但是要調整自己的心態,不是調整其他人的。在社區,一定要共好共生,這樣才有凝聚力。」在面對社區資源不足的情況下,把每一筆資源的效益最大化,是瑪莉姐這幾年下來開發得最完整的潛能,「成也是人,敗也是人,靠智慧去解決人的問題,訓練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這讓我覺得自己很有價值。」

社區裡的小孩多了,社區的活力也就被帶動了,五塊社區的色彩也日漸繽紛。
用菜瓜布做成的的造景,天然又可愛。

臺灣許多偏鄉社區,同樣面臨人口老化、青壯年人口外流的問題,社區裡只剩老人跟小孩,若政府沒有推動社區營造、給予經費,那麼社區便會逐漸步向凋零。

對瑪莉姐來說,這一路走來,孩子扮演了相當關鍵的角色。家長其實不太清楚社區在做什麼,透過小孩子,他們就會發現社區其實很熱鬧、做了很多事,漸漸地,人們就不再只是顧好自己家門內的事,而是走入社區。

「我認為這就是善的循環。」瑪莉姐分享,「五塊社區九成的人都務農,大家都很單純,你必須要用很簡單的心才能走進這個社區、走進他們的心。用他們的語言溝通,聽他們說話、當成家人一樣關心,你不能想得太多,不能想得太複雜。」

瑪莉姐認為,善是會流動會循環的,只要願意付出,最後一定會替社區帶來幸福。

善的循環,成為瑪莉姐繼續替五塊社區努力奮鬥的動力,她笑說自己每天都過得很充實,晚上一沾枕就睡著了,也不太會做夢,是因為生活真的過得很踏實。

元長鄉五塊社區在資源缺乏的情況下,經過十年努力,社區現今變得十分活躍,更是雲林的績優社區。雖然社區裡年輕人的數量還是很少,但只要這個善的循環能夠持續,那麼善的範圍將會觸及越來越廣、越來越多人。現在社區固定服務的志工就有六個,服務的小孩有一、二十人,有些小孩的父母也漸漸願意投身社區營造,善的循環,帶來的就會是正的能量。

五塊社區的特產花生,嚐起來相當美味,就像五塊社區一樣,樸實又令人回味。

提及臺灣還有許多社區,可能跟五塊社區一樣面臨同樣困境,沒有太多資源,或許也沒有一個像瑪莉姐夫婦一樣的角色,願意奉獻自己寶貴時間投入社區營造這個相當耗費心力的工作。有許多社區團體更是專程到五塊社區實地觀摩,想複製成功經驗。

「其實社區經營不可怕,慢慢摸索,一點一滴,會有一股力量會增加你的智慧,做到後來,我覺得我也是在幫助我自己。」瑪莉姐說,「社區成長了,而我也跟著社區一起成長了。」

瑪莉姐希望五塊社區善的循環,也可以影響其他社區,帶動更多人願意起而行,走入純樸的社區,或許,被療癒的,最終是自己。

 

雲林五塊社區為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臺灣夢築夢基地之一,臺灣鄉鎮有許多與五塊相似的社區,藉由陪伴孩子,逆轉環境的弱勢,從第一線的社區,建構起兒少社會安全網。

那些為社區默默付出的人們,是臺灣最美的風景,也是臺灣最美的人情味。

Comments

comments